正文 美人伺候

作品:《美艳师娘的诱惑:艳运狂医

    “方…少阳。读者交流QQ群:241903214”林晚晴这时候轻轻的唤道,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盒热腾腾的盒饭。

    方少阳回头看着,这时候的林晚晴因为亲了一天的嘴,小嘴竟然有些微微的红肿。

    林晚晴此刻对方少阳的态度已经转变了很多,至少在她看来,方少阳真的医术通神,而且…而且亲了那么多次,竟然对这个小无赖突生了一丝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来吃点东西吧!”林晚晴说道。

    “嗯,你吃了吗?”方少阳问道。

    “刚才吃了块面包,你辛苦了,就先吃吧。”林晚晴说道。

    “嗯,好吧。”方少阳伸手去接盒饭,却突然装作眉头一皱,慌忙收回了自己的手。

    “你怎么了?那里不舒服吗?”林晚晴关切的问道。

    “我…我用了一天的祝由术,把手都拍疼了,法力也用完了,现在根本没力气吃饭啦。”方少阳说道。

    “啊?那怎么办呢?”林晚晴急急说道。

    “要不你喂我吧!”方少阳兴匆匆的说道。

    “我喂你?这么多人,不太好吧?”林晚晴尴尬的说道。

    “哎呀,那我真是太悲哀了,明天一定会登上报纸头条,说我一代方神医,在医院饿死了。”方少阳苦着脸说道。

    “你不要这样子了,我…我喂你还不行嘛!不过,这里人多,我们去别的地方吧。”林晚晴只好妥协说道。

    “好啊,去我的新门诊室吧,那里刚弄好的办公室,没其他人。”方少阳微微露出奸计得逞的笑意。

    “嗯,走吧。”林晚晴说道。

    “哎呦!”方少阳喊道。

    “你又怎么了?”林晚期说道。

    “我的腿好难受,估计是法力透支了,你过来扶我一下吧!”方少阳说道。

    “严不严重啊?要不我给你看看吧。”林晚晴作势就要蹲下来检查。

    方少阳连忙摇头说道:“不用不用,你扶着我走一会就好了,我这个需要的是休息一下。”

    “那好吧,我们先去你的办公室,一边休息,一边把饭吃了!”于是林晚晴便伸出胳膊,把方少阳的腰给搂住。

    这一搂,林晚晴才发现,原来看起来瘦瘦的方少阳,竟然身体极为结实!

    透过衣服之后,能感受到他身上坚硬如磐石一般的肌肉,还有流线型的完美身段。

    第一次这样去摸一个男人,林晚晴的脸,顿时浮起一片红霞,心里也咚咚咚跳个不停。

    方少阳当然能够发觉到林晚晴的异样,微微笑了笑说道:“晚晴,你搂着我,感觉*啊。”

    “不准乱说话啦!”林晚晴怪慎的瞪了方少阳一眼,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却是更搂紧了几分。

    不一会两人搀扶着来到了妇科新门诊室。

    "快坐下吧。"林晚晴小心翼翼的搀扶着方少阳坐下。

    方少阳依依不舍的从林晚晴的身上分开,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想起刚才一路半搂着林晚晴的小蛮腰,心里真是无比的爽,忍不住偷偷拿着刚才抚摸过对方肌肤的手闻了闻。

    名器就是名器,果然名不虚传,那身上的味道都是香喷喷的,让人流连忘返。方少阳发现自己突然升起了一种最原始的,传来一阵阵的火热。

    "我感觉你身上好热,是不是发烧了?"林晚晴一边打开盒饭,一边关切的问道。

    我不是发烧,是发了。方少阳在心里默默想到,然后皱了皱眉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消耗太大吧,我的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420/" title="娶我妈妈吧吧">娶我妈妈吧吧</a>

    头好晕…&amp;quot;

    &amp;quot;真的吗?&amp;quot;林晚晴作为一个医生,下意识的伸出小手,轻轻的贴在方少阳的额头上。

    &amp;quot;额头没有发烧,你的身上为什么那么热,真是奇怪。&amp;quot;

    方少阳真想一手将林晚晴拉住,然后坐在自己的身上,好好的享受一把。可惜,他估计这样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好不容易在林晚晴心里建立起好印象,可不能鸡飞蛋打。

    &amp;quot;来吧,先吃点东西。&amp;quot;林晚晴看着有些&amp;quot;虚弱&amp;quot;的方少阳。

    &amp;quot;嗯,喂我吧,我现在就快连张口的力气都没了。&amp;quot;

    &amp;quot;噢。&amp;quot;林晚晴低声回应道,那俏脸上明显还是一片羞涩。

    她拿了张小凳子,坐在方少阳的办公桌对面。小心的拿起勺子,乘起米饭和菜。

    &amp;quot;哝,吃吧。&amp;quot;林晚晴把勺子伸到方少阳的嘴边,中间隔着桌子的距离,让她的手臂微微有些吃力,不停的抖着。

    &amp;quot;你能不能靠近一点?这样我很难受哎。&amp;quot;方少阳可怜兮兮的说道。

    &amp;quot;我…&amp;quot;林晚晴觉得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爬,别扭的很。她也算是从小衣食无忧的主,还从来没试过亲手去照顾谁。

    犹豫了片刻,想起之前方少阳挥手间治好了那么多的伤员,让她也只好妥协。从旁边拿起一张小凳子,绕过办公桌,坐在了方少阳的身边。

    林晚晴翘了翘小嘴,对方少阳这副老地主痞子的模样,很是鄙视。

    &amp;quot;这样子行了吧!&amp;quot;林晚晴再次把勺子递到方少阳的嘴边。

    看着眼前的那只白皙小手,方少阳表面一片虚弱,心里却是早已兴奋的快要蹦起来。还是老头子当初说的话有道理,男人天生就是被女人伺候的命啊!

    他十足像个大爷似得,连脖子都不舍得动一下,微微张口准备美滋滋的享受林晚晴的伺候。却发现自己现在的角度看过去,正好能看到林晚晴敞开的胸口。

    &amp;quot;这胸襟真是无比宽阔!&amp;quot;方少阳忍不住在心里赞叹道。

    紧接着一道黑影突然从办公桌上飞快的窜了过去,一下子蹦到林晚晴的肩上,继而再次窜走。

    &amp;quot;啊!老鼠!&amp;quot;林晚晴大声的喊道,女人可真没几个不怕这些玩意的。

    方少阳刚才正专心欣赏那对浑圆的庞然大物,根本没注意。

    林晚晴被吓了一跳,手里一抖,那饭菜直接落进了方少阳的胸口,钻进衣服里。

    &amp;quot;我靠!烫死我了!!&amp;quot;

    方少阳突然吃痛,腾腾得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amp;quot;对不起,你…你没事吧?&amp;quot;

    林晚晴连忙放下勺子,手忙脚乱的拉扯着方少阳的衣服,一面不停的关切问道,从小害怕老鼠的她,刚才着实吓呆了。

    林晚晴看方少阳难受的样子,心里也跟着紧张起来,连忙出主意说道:“快,快把衣服脱了,不然会烫伤的。&amp;qu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