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搅黄

作品:《美艳师娘的诱惑:艳运狂医

    方少阳确实不知道记者是什么玩意,以前在山上都没听说过这玩意,于是闭口不再说话。7k7k001.com读者交流QQ群:241903214

    一旁的林晚晴笑了笑说道:“陈院长,你既然让我们来办公室,那你肯定是有办法咯?”

    “对,对。”陈广德继续说道:“这事我考虑了半响,觉得有一个办法倒是可行,要不这样,在医院里找一个医术超群的同志,暂时顶替方神医,让他来应对那些难缠的记者。你们觉得怎么样?只是这个有点委屈方神医了。”

    “委屈?”方少阳第一个表态说道:“没什么好委屈的。我这人最怕烦了,你们能找个人帮我招架那群恐怖的人,我感谢还来不及呢!”

    “哼哼!”一边的林晚晴伸出小手,从茶几下面轻轻掐了掐方少阳的大腿。

    方少阳感觉自己像是被蚂蚁咬了一下,不痛,就是痒痒,不由得看了一眼漂亮的林晚晴。

    林晚晴没有再理会方少阳,而是对陈广德说道:“我不赞成!陈院长,你说的这个办法是不是太过分了点,这不等于是让方主任放弃这次抢救伤员的功劳吗?”

    陈广德说道:“林医生,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医院一定会给方神医丰厚的奖励的!再说了,这事连方神医本人都没意见。”

    “他…他就是笨蛋!”林晚晴气呼呼的不再说话了。

    方少阳不懂林晚晴为什么这么生气,他记得老头子经常告诫他,名誉对人来说就是一种负担,名誉越大,这负担也就越重,直到有一天,这该死的名誉会让你永远也潇不起那个洒。

    陈广德从沙发上站起身,然后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拉开抽屉摸索了一番。

    回来的时候,他手里已经有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方医生,这是我代表医院对你的牺牲精神简单表示一下。”陈广德直接将盒子送到方少阳的眼前。

    方少阳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笑盈盈的接过,然后当众就拆开了,只见里面静静躺着一只通体碧绿的玉镯子。

    方少阳知道,这玉,越是通透碧绿,那价值就越高。像这种水准的玉镯子,一定很值钱。

    “这镯子是去年中海市慈善拍卖会上的那只吧?好像是被一个企业的老板花了40万买下了。怎么,会在这里?”林晚晴疑惑的说道。

    “就这镯子四十万?”方少阳微微有些惊喜了。

    陈广德咬牙说道:“这…这只是先表示表示,后面医院再追加20万的奖金!”

    “嘿嘿,还是现金听起来比较舒服!”方少阳一把将镯子收进裤兜里,考虑着什么时候揭不开锅的时候就拿出去卖求。

    看到方少阳手下镯子,陈广德心里即便是肉疼不已,但也觉得值了,站起身说道:“好了,既然这事已经商定好,那么就这么办。我这就下去组织一下,应对那些记者。”

    方少阳已经收了陈院长的东西,林晚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暗自无奈的摇了摇头。

    “喂,陈院长!”方少阳突然懒洋洋的唤道。

    “方神医,你还有什么问题吗?”陈广德回头问道。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237/" title="都市桃花运吧">都市桃花运吧</a>

    方少阳微微一笑说道:“问题倒是没什么,就是想知道你准备让谁帮我顶记者啊?”

    陈广德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想现在不说,等会记者会上人家还是会知道,只好说道:“这个…我是准备让犬子陈帅,陈医生来经受这个考验。”

    “他?”方少阳意外了。

    “爸,你是准备让我来?”原本沉默如打霜茄子的陈帅,一下子来劲了,慌忙激动的站起来问道。

    陈广德点了点头说道:“对,我左思右想,咱们医院也只有陈帅适合了,毕竟这帮记者很难对付,必须要能说会道,又医术过硬的人来才行。”

    “噢,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方少阳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坏坏的精芒,肚子里的蛔虫又开始蠕动了——

    很快,在陈广德的安排下,第一人民医院的现场记者会开始了。

    院长陈广德还有几名副院长,以及医院中的重要人物都端坐在台上。

    三十几位记者,还有一些业界人士在台下聚集。其中就是林晚晴和方少阳。

    发问一开始,便有家报社的记者迫不及待的问道:“贵院据统计从上午天虹立交桥垮塌事发,到现在为止,已经接纳了342名伤者,而且大部分伤员已经基本恢复,尚未发生一粒死亡现象。请问贵院是如何达到这种令人咋舌的成绩的呢?”

    陈广德点了点头说道:“这次事故发生之后,我们医院第一时间在苏书记的指挥下,展开了抢救伤员的行动,除了我们医院一直以来具备的优良医疗硬件设施之外,我们医院还有一名非常出色的医生,就是他的存在,才会让这次救援行动,达到这样举世瞩目的成绩。”

    那记者仿佛是配合着陈广德一般,进一步问道:“请问陈院长这位出色的医生叫什么名字呢?”

    此时台下的陈帅已经等候多时,不由得再次抖了抖自己的白大褂,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发型,然后准备上台了。

    陈广德微微笑了笑,开口说道:“这位医生是美国耶鲁大学的医学博士,而且有着多年临床经验,是我们医院近几年来最为出色的医生之一,他的名字就是…”

    “林晚晴!”台下突然想起了雷鸣般的大喊,顿时淹没了陈广德的声音。

    “这人是谁?”

    “他刚才说的是林晚晴?林医生吗?”

    “应该是吧,林医生医术超群,从美国耶鲁大学学成博士之后,也在医院里工作了几年了。”

    一群记者和业界人士顿时纷纷议论了起来。

    林晚晴被吓了一跳,连忙扯了扯方少阳的衣角,急道:“方少阳,你发什么神经呢,你喊我的名字做什么?”

    方少阳却不理会林晚晴,而是直接在众记者的眼光下大摇大摆的走上到了台上。

    “各位,刚才陈院长要说的这位英雄出少年,巾帼不让须眉的神医就是林晚晴啦!”

    随着方少阳的再次重申,下面的记者也纷纷开始猛得拍照,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