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治疗

作品:《美艳师娘的诱惑:艳运狂医

    方少阳举目看去,不由得浑身一惊!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那床头正躺着一个貌若天仙的美妇,弯弯的柳叶细眉,挺拔的鼻尖,丰盈的红唇…这别致的五官浑然天成,就是世界上最顶级的雕刻大师,也无法重塑那样的自然美丽。读者交流QQ群:241903214

    美妇的身子被被子盖着,虽然看不到,却能够凭借那高高耸起,又深深凹下的崎岖外形,完全能够想象到那被子下面到底是多么火爆的身材。

    再次细看,方少阳发现这美妇的容貌确实跟林晚晴有着七八分的相似。可要说这美妇是林晚晴的母亲,打死他都不相信。

    这美妇一眼看去,就像是三十岁左右的妙龄少妇啊!明显是一个女人熟透了的季节。

    “少阳?你怎么了?”林晚晴摇了摇发呆了方少阳。

    “啊?我没事,没事!”方少阳慌忙偷偷擦掉嘴角溢出的口水,连忙问道:“你确定她不是你姐姐,而是你妈妈?”

    “当然是我妈妈了,这还用骗你吗?”林晚晴认真的说道。

    “你妈那真是好…”方少阳真想开口说你妈真的好漂亮,好诱人!

    “好?嗯,我妈是个很好的人。”林晚晴赞同的说道。

    “对对,我就是这个意思。”

    方少阳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肉,在心里告诫自己,老子不能胡思乱想,这女人可是林晚晴的亲妈,老子将来注定是要当林晚晴老公的,怎么能在心里歪歪自己的未来丈母娘呢!

    这时候,林晚晴慢慢走到床前,微微蹲子,握住那美妇的手说道:“妈妈,我带了一个医院的同事来看您,他叫方少阳,少阳的医术很高,今天在医院里一口气救了好多病人呢。”

    林晚晴说道这里,回头看了看方少阳。

    方少阳赶紧沉住气,微微笑了笑,哼哼两声说道:“美女…”

    “啊?”林晚晴一下子愣住了。

    方少阳真想给自己一个耳巴子,连忙改口说道:“美女的妈妈,你好!”

    林晚晴被方少阳给吓了一跳,责备的瞪了他一眼,说道:“妈,我今天带他来看您,就是想让他帮您治病的。”

    “对对,阿姨,我今天特意来给您治病。”方少阳这样说着,心里觉得是不是有点傻啊,跟一个昏迷的人说这么多废话。

    林晚晴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说道:“妈,您放心,他就大概的看一看,希望您的病能够尽快好起来。”

    林晚晴说完,回头对方少阳轻轻点了点头。

    方少阳心领神会,连忙走上前去,随着走近,方少阳越是觉得这美妇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少阳,你准备怎么治?”林晚晴小声的问道。

    方少阳偷偷看了一眼床上静静躺着的美妇,顿了顿说道:“中医登峰造极的境界是望、闻、问、切,不过…不过我还没达到这些境界,所以还是需要先把把脉再说!”

    “不许胡闹!”林晚晴悄悄的伸手在方少阳的腰上掐了一下,说道:“一直还不知道你会把脉呢!”

    林晚晴怎么会用力掐呢,所以这对方少阳来说,简直就是免费的按摩。

    方少阳一边心里舒爽着,一边笑盈盈的说道:“咱们认识的时间太短,以后咱们相处久了,你就会知道的越来越多,到时候千万不要惊讶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558/" title="嫩妻调教法最新章节">嫩妻调教法最新章节</a>

    噢。”

    “别臭美了,谁要跟你相处那么久。”林晚晴怪慎的啐了一声,然后说道;“哼!快把脉吧!”

    “遵命!”

    方少阳也不啰嗦,直接坐在了床边,近距离的靠在美妇的身旁。

    掀开被子的一角,伸手抓住了美妇白皙的手腕。

    这一摸,方少阳彻底震惊了,这皮肤之细腻,这触感之柔和…这简直就是撩人心弦。

    “尼玛,真是远观不如近摸啊!”方少阳不由得在心中感叹道。

    呸呸呸!这是老子未来丈母娘!

    转而方少阳又开始自责起来,可是紧接着他再次震惊了!

    因为他在触碰到美妇不久之后,就突然感受到一种巨大的吸引力,这绝对不是什么美色的引诱。

    “名器!绝对是名器!”

    方少阳差点惊呼出口,这林晚晴的妈妈竟然是十二种名器中排名第八的——引君怀香!

    引君怀香,顾名思义,这种名器天生身子就内涵一种奇妙的花香,阵阵散发,而且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仿佛要吸引着男人入怀。

    方少阳真的懵了,这是他下山以来遇到的第二个名器,他本应该高兴才对,可是这两个名器彼此的关系,却让他心里堵得想吐血!

    林晚晴是名器,他必须得弄上床,可这美妇是林晚晴的亲妈…

    母女共侍一夫,玩?

    “妈你坐在少阳的上面吧。”

    “嗯,乖女儿你在旁边,妈妈完事了,就轮到你了…”

    方少阳脑子里想象母女的香艳画面,心里就是一阵莫名的躁动不安,可是这事不就是了吗?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方少阳在心里不停的问着自己。

    一阵复杂的精神斗争之后,方少阳心头一横,管他娘的是母女还是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现在首要的是治病!

    如此想到,方少阳排除杂念,平放好美妇的手腕,闭目开始把脉。

    这牲口他娘的那会什么把脉呀!老头子三千大道都教了,就是忘了教把脉,不过他体内有着神奇的玄气!

    方少阳先是静静的感触了美妇的细腻肌肤,这才调动体内的玄气,通过自己的指尖,慢慢的传递到美妇的体内。

    起初方少阳也想过使用祝由术,直接把林晚晴的母亲治好。

    可是观察了一会,他发现美妇昏迷超过了两年,但全身机体都跟正常人一样,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病症,也就谈不上使用祝由术治病了。

    这会林晚晴正带着满目的期待守候在一旁,她心里焦急万分,父亲死后,母亲是她唯一的依靠了,如果母亲再出什么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这个世界上又怎么能活得下去。

    片刻之后,方少阳依依不舍的松开了美妇的玉腕,微微皱起了眉头。

    刚才他用玄气在美妇的体内仔细运转了一周天,可不要小看这玄气运转的一周天。

    如果是常人的话,半周天足以神清气爽百病皆除。

    完整的一周天,相当于是替她疏通了全身经脉大位,直接是重塑血脉,只要不是死透了,都能挽回一线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