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迷离夜(2)

作品:《白日美人

    [第1章第一卷]

    第2节迷离夜(2)

    “呵呵,那倒不是”凌霄不由的把椅子向后挪了半步,尴尬中挤出点笑容。7k7k001.com秦曼咄咄逼人的样子让他一时噎住。

    “我上去怎么啦?你以为你是‘金城武’啊,我做梦都想采访他。今天正好是你坐的离我近嘛,心情又出奇的好,所以就和你坐在一起喽。”秦曼特别的想让凌霄知道她现在的职业,一是虚荣心作怪,另外也不想这个男人误解她。

    “你是记者?”凌霄听她说采访,随意问道。

    “你认为呢?”狡黠的笑,有嘲弄凌霄的意味。

    “你的学历?”凌霄觉得这女人太没治了,不就是一个记者嘛,就这么显摆,他冷不丁冒出一句。

    “哇,挺在意文化修养吗,你是博士?”秦曼反诘,她察觉到凌霄眼神中的不屑一顾。

    “喜欢阿黛尔?”凌霄被秦曼近乎无礼的反问弄的反而兴趣盎然,他刻意换了一个话题。

    “胖人,我都喜欢!”秦曼顺手一指,凌霄看见‘天猪’正色咪咪的瞅着她。

    “那你泡我吧?”天猪调笑的语气。

    秦曼柳眉突然一竖,“我在泡他呢!”细腻粉白的胳膊在空中转了一圈,指向凌霄,说完哈哈大笑。

    凌霄也跟着笑,可能笑得有点傻。

    秦曼见加冰沃特卡已喝的差不多,她又要了一桶黑啤,完全不顾Cherislee和闺密的存在,开始和凌霄飙酒。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凌霄醉眼朦胧,他凝视着眼前这个魅力女人,越喝,他对秦曼的感觉就越好,也越想知道她怎么会认识自己。

    “你长的帅呗。”

    “就因为帅?”凌霄直直盯着她,知道她明显是敷衍和逗弄自己,也许是酒精的作用,他不怀好意,也没一点礼貌,他调戏秦曼道,“难道你是花痴,专门搜索男人?”

    “咦…,我…靠……”秦曼好像有点恼怒,脱口一句脏话。

    “我…,…CAO…”凌霄心头一掠,回敬一句粗话。

    “秦曼,人家是广播电视台的硕士大记者,怎么可能倒追男人哟!”坐在‘天猪’旁边,秦曼的闺密因为有点怨艾凌霄对她的不屑一顾,还有就是秦曼得意的嚣张,她故意大声嚷了一句,似有嘲弄秦曼的意味。同时,她不忘补了一句,"秦曼可是有未婚夫的哟!"闺密挺替堂弟打抱不平,不过秦曼以前从没这么轻浮和不顾廉耻啊。

    "未婚夫?"凌霄偏过头盯着秦曼的闺密,惊讶的问道。同时,他带着挑衅仔细瞧了瞧这个说话特别不合时宜又让人扫兴的女人。只见她端庄大气的脸棱角分明,细细的单眼皮,一些雀斑散落在四处,男人的硬朗之气定格在她的眼睛。

    “她有未婚夫又怎么啦,难道说只能泡你?”凌霄喝了不少酒,醉意正浓,心里不爽,他有点无礼,冲着秦曼的闺密说道。

    "你,"秦曼的闺密没想到凌霄如此粗鲁,她愤而不怒。

    "你做什么的?"凌霄突然意识到自己有点过分,他歉意地问道。

    “护士,精神病科。”秦曼的闺密见凌霄开始关注她,甜笑着,但明显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5/5903/" title="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小说5200">怎么也要不够她(肉)小说5200</a>

    有点不好意思的回答道。

    秦曼见凌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心里很是不屑一顾,不就是在精神病院工作嘛,一个大男人至于如此大惊小怪?!“嘘,”哨声,她故意轻声吹了一段口哨,稍一停顿,对着凌霄做了个鬼脸,“我闺密,她吓着你了?”

    "呵,呵呵!"凌霄爽朗的笑了。

    此刻的凌霄,样子看起来有几分滑稽。这个看起来30岁左右的女人太过熟稔,一定在那遇见过。但愣是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也许在梦里,凌霄自嘲。

    这类高智商还有点姿色的女人,凌霄是了解的,敬,但远之。

    这类女人本能地能与男人善玩的各种游戏建立起前后呼应、动静结合、承上启下的关系,而且表演到位,姿态娴熟优雅,社会规范和道德仪式无缝对接。她从不有意识的做什么,在她身上,许多女人那种做作、迎合、讨好的习性她都没有,即使有男人骂她贱货、、时,她完全按着自己的意志做出相应的表白,完全是在特定情境下的自身需要,而不仅仅是单方面的依顺某个男人。她的一切表现都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真实是她全部特点的总括。

    此时,凌霄的意念里,她的表情是平静的、她的声音是柔和的,她的妩媚是迷人的,但就是这样的表情与声音,让你觉得这个女人能随时随地坦然放弃一切,能坦然面对无家可归的流浪甚至更糟糕的后果。就好像,跟着你是她的一个理想归宿,无论未来是什么样的结局她都能接纳,而不惧怕发生任何事情。这种女人让男人爱她入骨髓又怕入骨髓,以至于这样的女人常常从精神上和上升华或毁灭男人。

    如果真是订婚女人,即使再有魅力,凌霄也不想招惹。

    “真有未婚夫?”凌霄醉眼朦胧,凝视着妩媚的秦曼。

    “你说呢?”秦曼的眼角习惯性的又是一挑。

    凌霄心想我怎么能猜得到。女人?你不用猜,他也懒得猜。

    “…我单身,我姐们是离婚女人!”秦曼看也没看她的闺密,脱口而出,特意强调姐们是…,然后放肆的大笑。

    笑声把凌霄震乐了。

    秦曼,这女人!有味道!

    两人就这样比拼着,一边喝,一边互相注视着对方,眼神迷离,极尽挑逗嘲弄意味,无论怎样瞧,都象天老地荒的老情人。

    不知是喝的太多,还是遇见了凌霄,秦曼的头炸疼的厉害。她冲着服务员喊道,“嗨,买单!”然后,回过头来,盯着凌霄,眼神坚定而不容质疑,“我要和你回酒店!”

    “嗯?”凌霄下意识地朝四周看了看,其实什么也没看,点了点头。

    闺密闻言大吃一惊。与此同时,闺密下意识的朝东南边的一个角落看去。哪里坐着一个男人,她知道,秦曼更知道。他是W市一家上市公司的少东家,也是未来这家赫赫有名大企业的实际掌控人,更是秦曼众多追求者中最执着之一。他有着刀刻般的五官,健硕的体魄。当这个男人利刃一般的目光迎着她直冲而来时,她的全身忍不住地发冷,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