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爱欲(1)

作品:《白日美人

    [第1章第一卷]

    第6节爱欲(1)

    秦曼洗了很久。取下订婚戒指放在了梳妆台上。面对凌霄,她莫名的不想在他面前有着双重身份,希望自己是‘不单纯’的单身女人。

    她穿着浴袍走近手里拿着空酒瓶、依旧立在窗前的凌霄,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轻盈地走到床前,褪下浴袍,黑色镂空真丝在光洁的身体映衬下,雅致而清爽。她把床单全部掀起,仅用一角遮住了腰部,斜靠在床头,面对着凌霄,她笑脸盈盈。凌霄血脉贲张,一不做二不休,衣服也没脱就扑了上去。

    "哇?粗鲁又野性的凌霄,靠!没变呦!”

    她掀起身上的床单,朝上一拉,‘嗖’的把他罩了进来,‘哧溜’向下滑去。遇见秦曼,男人你就会象海盗一样,去探索、征服、占领、再探索,从此,你就戒不掉那潇洒自在的生活,戒不掉那凌乱的思绪,戒不掉那虚华的梦想,戒不掉那对享受生活的执着。

    奇异的、痒飕飕的感觉向上突袭,凌霄一阵颤慄,掀开被子,秦曼黑亮的长发耷拉在他的,脑袋依偎在两腿之间,舌飞燕舞“呃,啊,哦,”麻酥酥、心醉的凌霄实在是无法抗拒,抓住双肩,一把将秦曼拽了上来。

    凌霄从云端一个俯冲到了半山腰,秦曼明亮兴奋的双眸,笑盈盈的瞅着他。

    “哈,哈哈,”秦曼笑得花枝乱颤,一头钻进了他的怀里。

    得意中,凌霄一只手温柔地抚摸着秦曼的秀发,另外一只手在她性感的翘臀上轻轻拍打。

    “我饿了嘛,想吃”秦曼美丽的眼睛迷离流盼,用手指点了点凌霄的鼻尖,嘟了嘟嘴。

    凌霄眼中的雄望,秦曼一清二楚,喜欢!一股似兰非麝的香气,她伸开双臂,搂住凌霄的脖子,轻柔的声音,“我喜欢你,”

    他抬起头迎接她的目光。

    秦曼自认自己是天生尤物,上床之外的闲适时间里,她流连夜店、爱好健身和;工作起来,利落、干脆,地道的大气。一个女人需要做的是让男人去面对而不是退缩。她从不怀疑自己的床上表现,想让凌霄感动和入迷。她是凌霄的亲密‘爱人’,虔诚而由衷地是以他的快乐为己任的小女人。

    ‘我的爱人’秦曼期望凌霄有天这样称呼她,可即使这样,她也极少喜欢使用‘爱’和‘情’这两个字。

    凌霄的眼睛闪动了!秦曼眼神温柔,眸子里还有些令人心慌意乱的挑逗她冲凌霄眨眨眼,他顺势翻身把她托在了上面。

    “我们是天生的一对,为何不抓紧尽情享受呢?如果你喜欢我,就告诉我,我很高兴,也希望你享用我。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3/3607/" title="18岁给我一个姑娘笔趣阁">18岁给我一个姑娘笔趣阁</a>

    ”她明眸流动,特别用了‘享用’这个词。她的潜意识里,女人是让男人享用的,但需要男人的综合实力,当然也有机缘,那怕这个男人一无所有,而女人富可敌国或权倾天下,你依然可以享用她。

    &amp;quot;我,&amp;quot;凌霄兴奋之余也苦笑不得,这个女人挺怪异,他忍不住粗话跳了出来。“语言腐败”或"语言粗俗"使许多关于社会、政治、伦理、道德的语言丧失批判性涵义,从而变成一种描述性、欺骗性或作性的官僚术语。“语言腐败”是一个社会中女性没有被实质性尊重,爱情缺失的必然结果,这样的社会里,情感完全是技术化的,或者说去真情化社会。

    秦曼说罢,缓缓地闭上眼睛,又黑又长又密的眼睫毛簌簌颤抖,那红润肉感的嘴唇微微张启这是索吻吧?凌霄想,突然觉得自己真卑鄙,她如此用心,而他只是一时的迷茫和冲动。

    “享用?”凌霄真的无法理解这词的含义,他的被激发起来,既然你说让我享用,那我就他行动敏捷,一个翻身把秦曼又压在身下,二话不说低头就吻,他的嘴唇刚沾上她的嘴唇,秦曼就迫不及待地把舌头送过来,非常饥渴的样子!

    凌霄着实噙住秦曼柔软温润的舌尖,唧唧啾啾,呜咂有声。良久,因为实在喘不过气来才分开,“你这么的喜欢我?!”她娇喘吁吁,他的身子也微微颤动,心想,“我喜欢你?”他着实快乐,情不自禁抖晃出两字,“你,狐啊!”

    秦曼一听,满脸潮红,冷不防,伸手一摸凌霄的臀部,“它也会抖呢!”严格说凌霄是性放纵者,但他恰恰认为究其本质而言,他和性禁锢者来自同一个根源。中国虽然在公开领域方面有性禁锢的传统,但在实际的私生活中从来都没有被禁锢过。我们总是在公开领域把性“污名化”,但私下却缺乏正确的理念和教育。最容易获取性资源的权力从来就没被真正约束过,所谓的“性泛滥”、“性自由”,其实是圈子文化里最重要的内容之一。

    凌霄欲动潮涌,他心旌荡漾。

    秦曼的双手抱着凌霄的脖颈,调整着她的臀部,温柔但强有力地寻找的契合点。她的心智以及她的潜能量犹如阳光下的三棱镜,随着镜面的转动,反射出不同的秉性和特质,光线从不同的角度折射,就呈现着她不同的状态。此时的秦曼是她以为的自己,也是别人以为的自己,不是自己看到的自己,也不是别人看见的自己。

    “我的王,想不想我服侍你?”秦曼媚眼如丝,幽幽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