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情愫

作品:《白日美人

    [第1章第一卷]

    第18节情愫

    凌霄开完股东会回到金煌洲际酒店还不到下午2点,他给秦曼连打了几个电话,她都没接。www.6zzw.com安静下来的凌霄,魅惑的秦曼一闪而过,反而郑静的影子总是浮现在眼。一周前和她在校园里的一切依然历历在目。

    他心神不宁,实在是没有了主意,下楼,一个人在酒店大堂里来回转悠。酒店前台经理认识凌霄,见他落寞中的无聊,给了他几张在对面会展中心举办的‘先生归来’双年书画展的票,说:这个展很值得一看。

    会展中心的大厅有十几米高,成环形吊挂着民国十大教育家的巨幅画像,一眼看去甚是震撼。组织者为方便参观者在大厅中央做了个波浪型的走廊,用模版展示出这些大教育家的生平和年谱考。

    “呀,帅哥哟,”凌霄刚迈进大门,右手边,独立的售书空间,一个小姑娘抬起头夸张地惊呼道。她忽闪着一双小眼睛挺可爱,脱口而出的恭维让凌霄忍俊不住,同时他也很困惑怎么这个书画展的名字玄而又玄,问道,"你们这个展览为什么叫‘先生归来’?"小姑娘一愣,她正要说话,一个清脆的女声从凌霄的身后传来,“我到略知一、二,”

    “郑静?!”

    凌霄一转身。

    可不是,他心目中的天使正笑盈盈地立在哪。

    校园见到郑静的那个夜晚,凌霄拉上酒店房间里的遮光布,同时把窗帘也散落下来。他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打开床头柜上的BOSE音响,静静地浸在房间里弥漫的音符中。或许,此时,只有这些能让他的心最纯净!他把身子懒散地摊在床上,苍白、富有色彩却没有实质内容的生活因为遇见郑静有了特别的触动。

    他的慌乱,郑静的笑意。

    “郑助理,”小姑娘怯生生的叫了一声。

    “您,在这里工作?”凌霄忙不迭地问道。

    郑静曼妙的身体,明亮而冷艳的双眸,悦耳的声音让他魂不守舍。

    “没呀。男友他很忙,我是替他管理来着。”

    “男友?”

    “难道我就不能有男友?”郑静的眼睛亮闪闪,她潜意识里觉得凌霄对待她的态度有点痞子般的放肆,需要特意提醒、提醒这个男人。这句反问,郑静似乎察觉到自己有点儿的失礼,同时和凌霄虽然有种看对了眼的感觉,但毕竟还不熟悉。她为掩饰自己的囧态,对着售书的小姑娘挤了一下眼,神态调皮而灵巧,然后转过头来看着凌霄,“走,带你看看画展。”

    “郑静,你一个女孩子学什么环境工程?多没劲。”

    “呃,是吗?专注于环保让我有了方向感。”

    “方向感?”凌霄挺好奇。

    “是。雾霾几乎覆盖了全中国,无论你是达官贵人还是普通百姓,大家现在都真正实现了平等,因为你无处可藏。”

    “环境恶化,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和我什么关系?这和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系。”

    “你男友怎么想着要举办‘先生归来’这种类型的画展?”凌霄察觉到郑静有点生气了,也觉得自己那句‘和你什么关系’真的很混蛋,他有意转换了话题。

    “他很喜欢画画,可自己又没什么天赋。就想着出资帮助一些很有天赋的年轻人。”

    “你男友,当然还有你,我怎么觉得‘先生归来’画展到有点亚政治的味道在里面。”

    “嗯,,你说的对。是有点,可我们觉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1/1289/" title="我想要你帖吧">我想要你帖吧</a>

    得需要有这样类型的展览。让年轻人有点触动,更需要有点思考。”郑静说着,她的眼睛象蒙上了一层雾,没有了刚刚的明快和悦动。

    “‘先生’一词,如同远古的回音,厚重但杂音不断。”凌霄似在自言自语。

    “过去为人师表的专用词‘先生’在三十年来的市场化进程中被贬值被作价,甚至于象大多商品一样被做假。我国的教育现状可是‘江河日下入大坝,蓝天白云走黄沙!’”郑静的声音变得抑扬顿挫,激昂中有点悲怆。

    “郑静,你现在这样子,完全就是一个美女公知嘛!”凌霄这话完全没有调侃郑静的意思,反而有一种敬佩在里面。这个看起来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美得不能再美,让所谓纯良男人自动退后的天使般女孩,深奥的、带有政治热情的东西从她的小嘴里说出来,特别的不可思议。

    她好象忘掉身边还有凌霄。郑静仰着头,沉思了一会儿,盯着他的眼睛,说道,“‘先生’二字过去来的是何等亲近大气,可以俯身,也可以仰望。但私塾和学堂已经走远,戒尺和鞠躬已然不在!”

    郑静依然饶有兴趣、滔滔不绝的解说着。此时的她已然忘了原本是给凌霄讲解。她的心中驻留了一个‘先生’。

    凌霄与其说在听,不如说他被郑静高昂的情绪感染着。

    郑静领着凌霄一幅画连着一幅画,一个人物接着一个人物,一人一世界走着。

    “‘先生’这个词,就是学生对私塾老师的尊称!”她的语气重了些,稍一停顿,口吻上凌霄俨然就是她的学生。她接着说道,“‘先生’这词在当下只要加个姓氏就可以是个礼貌的称谓,可以用在任何地方。‘先生’,几千年的敬语,被冬烘过,也被秋杀过!”

    “得啦,天,大美女。”凌霄觉得她太有老师范儿了,实在忍不住,差点叫出‘天使’,说了一个‘天’字,打住,换成流行语‘大美女’,“噗,”郑静笑出了声,她又恢复到了甜美的模样。此时,如果她在镜子里可以看到自己说话的模样,会和凌霄同样的感觉,也许会忍俊不住立马打住自己的讲解。可是她没法看到自己现在的状态。有时候,人的内心世界如果严肃庄重就会身不由己的摆出想驾驭人的架势来。

    两人来到第一幅画像前。

    蔡元培:大学教育的长者,小学课本的童心。先生所提倡的‘兼容并包’、延揽人才的教育体系,奠定了中国大学的根基。

    “凌霄,去过北大吗?”

    “北大,当然!”凌霄朗声答到,象个小学生。

    她秀手一指蔡元培的画像。

    “‘先生’是北大永远的校长。”她双手插在休闲裤里,接着走到第二幅肖像画前。

    看到胡适的画像,凌霄觉得在她面前也不能太无知,显得太没文化,“我知道这位先生,很爱自己的乡下老婆!”见她没吱声,接着说道:“听说他老婆叫江冬秀,不立志也不求学上进的乡下旧女子。”

    “还挺丑!”她盯着凌霄的眼睛,补了一句。

    郑静字正腔圆的解说让凌霄莫名地想握住这个女人的手,他心里想着,就把手伸了过去,她没有回避。凌霄慌乱起来,他心跳加快、全身发热,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强烈感受,绝不是那种一般的、的、视觉的诱惑,他相信这就是爱情了。

    两人的手就这样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