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在路上(3)

作品:《白日美人

    [第3章第三卷]

    第21节在路上(3)

    “啪,啪”龚新玉在秦曼的臀部拍了几下,秦曼没理睬。

    龚新玉很郁闷,她吹起了口哨,曲子是老鹰乐队的加州旅馆。

    暧昧、糜烂。

    秦曼的妖魅强烈地冲击着郑静的感知,她明显的失了神。对秦曼的厌恶和憎恨感也淡了很多。郑静侧过身去,脸冲着窗外,思绪好像被抽离了身体在独自飘移。她的整个人被这种从未遇见过的,想都没想过的情形带到了另外一个的世界,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又和谁在一起,一切都恍若隔世,心理发生了细细的、微妙的变化。

    "哟,郑曼,你身上怎么有男人的臭味啊!"龚新玉突然嚷了起来,大家一楞。

    秦曼的身体瞬间凝滞了,刚还活力四射的她突然象一个木偶一般静止了,昂奋从云端刹那间坠落到谷底,眼睛里是掩藏不住的黯然神伤。渐渐的,身体没有了燥热,冷却下来。

    凌霄抚摸着秦曼的手,她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龚新玉的口哨声不知什么时候也没了音,只有车载音响里阿杜的“撕夜”女声。

    秦曼颓然跌回后排,不小心一坐在龚新玉左手上,“哎呦,”龚新玉没了后音,秦曼睬都没睬她,怅然、失落地扭过头盯着窗外。

    所谓秦曼身上的男人味嵌制住了车上所有人的思维。

    龚新玉偏过头看看秦曼,见她纹丝不动,爱谁谁去,眼前的一切似乎完全和她无关,心想,“今天面谈的导演各方面情况还不错,看来筹划已久的新电影开拍有望,挺高兴。因为记挂你们,晚饭都没请,急急忙忙开车到京西宾馆接你们去秀吧来玩。你们可好,自顾自,一个个吃的饱饱的。现在,好像我亏欠了你们什么似的。凌霄你这个混蛋见郑静坐在副驾驶,把老娘从驾驶位上赶到后排,就知道你没安什么好心。凌霄你既然要泡郑静,发什么神经,非要TMD让我们在路上等秦曼。”

    “凌霄,你还大言不惭,粗俗地给我说,‘人家秦曼可不是一般男人能轻易干上的!哟,你看看现在,身上有味了,你没脾气了吧?!”

    龚新玉头脑简单,有时可以说很愚蠢。她全然不顾秦曼的感受,幸灾乐祸地说道,明显是帮衬郑静,但没嘲讽凌霄的意思。女人和女人之间如果不爽,就别提什么素质不素质。

    “你们都没把我当朋友,”龚新玉的话音未落,秦曼吼道。

    “秦曼,您可别这么说,不把你当朋友,我们就不来接你了。”龚新玉不客气的反驳她。

    过了一会儿,淡淡的苦笑慢慢从秦曼的唇边消失。她低下头,轻轻地叹了口气,眼圈突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2/2554/" title="九天琉火全文阅读">九天琉火全文阅读</a>

    然红了起来,少见的低眉顺眼,“我身上是有男人味,而且是两个男人。”

    “啊?两个。”郑静轻轻地叫了起来,龚新玉忙给她使了个眼色,示意秦曼把话说完。她预感这位即将当上副台长的女强人定会抖露出一些秘密来。怕郑静一扰乱,秦曼又不愿说了。

    “我除了未婚夫,就是凌霄,毕业后还没和那个男人上过床。”

    “靠,秦曼你牛X,”龚新玉觉得被秦曼耍了,忍不住把话说的超难听,“这么说是凌霄了哟!”

    凌霄的手在方向盘上轻微地抖动了一下。

    郑静对秦曼不仅误解深,成见更深,她怎么会相信秦曼说毕业后除了凌霄和未婚夫没其它男人。她反唇相讥,“凌霄下午明明和我在一起,你真是睁眼说瞎话。”

    秦曼把头一甩,明显的对郑静不屑一顾,“我身上的味道是老男人的。”

    龚新玉忙插话,“好了,好了,秦曼你真恶心,别胡说八道了。”

    秦曼的眼眶一下湿润了,“我没胡说八道。我才不愿意说呢。你们都是非常崇高的人。怕污染了你们的耳朵。”

    郑静淡淡地、讥讽地笑道,“污染了我们的耳朵?凌霄下午还告诉我说:我应该俗点哟。”说完,她侧过脸瞅了凌霄一眼。

    秦曼大声地答道,“是的,我怕污染了你们的耳朵。”

    “好。那你说句真话。我们不怕污染。”凌霄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了句真话。我身上就是有两个老男人的味道。凌霄,你能对我说句真话吗”

    “你还没告诉我们那两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可以告诉你那两个男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想知道的事情你能告诉我吗?”

    “你想知道什么?!”

    “你说不爱我,到底是真话还是?”

    “那是我和你之间的事。留在以后说。”

    郑静和龚新玉耐着性子听着。

    “那好。关于那两个男人,到底是你想知道,还是你这两个朋友想知道?”

    凌霄下意识地踩了一下刹车,松开,“难道她们不是你朋友?”

    秦曼直起来身体,“关于男人的事我说还是不说,你要给我授权。”

    凌霄无奈地一笑,“那好。我授权:你不说。”

    秦曼冷冷一笑,挺得意,凌霄站在了自己这一边。她有了底气,斜睨了郑静一眼,酸溜溜地说道,“问题是你两位女性朋友她们乐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