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42.融为一体(3)

作品:《白日美人

    [第3章第三卷]

    第42节融为一体(3)

    十年前,燕莎,凯宾斯基酒店。

    秦馨怡跟着凌霄穿过一楼电梯间,走过一个长廊,来到糕点房。

    秦馨怡欢欣雀跃,指指点点弧形透明食品柜里陈列的冰淇淋,让糕点师傅替她混合搭配,不忘对着凌霄扮着鬼脸,偶尔故意把脸凑上来,贴近凌霄的脸,翕动自己的鼻子。

    几个糕点师傅都笑了,满脸祝福的神情,觉得这对恋人真好。

    秦馨怡是发自内心的,没有一点做作,她喜欢自得其乐,虽然目的和目标异常明确。因为秦馨怡从迈出这步的那一刻,她就不认为自己做错什么,而且真的认为自己是想谈恋爱,只是这个恋爱带有目的。遇见的男人不是凌霄,那怕是一个大叔,拟或一个老男人,只要是单身,秦馨怡她接受了,那她现在的状态一样会出现。唯一的区别是:周围的人感受会不同,遇见凌霄,大家会祝福,如果是大叔级或老男人,你会感觉恶心,当然也替秦馨怡可惜,但秦馨怡人家自己会想什么呢?什么都会想,也许什么都没想。复杂的是社会和局外人的判断,当事人有时真的简单,简单到如果你知道真相的话,觉得简直就是愚蠢透顶。

    师傅递上冰淇淋,秦馨怡旁若无人开始舔着玩,凌霄被她感染,童心未眠,也要了一个。他带着秦馨怡跨过一座小桥,左转来到普拉那啤酒坊。

    秦馨怡喜欢这里,她和家人旅游到过慕尼黑和法兰克福。餐厅宽敞明亮,具有浓郁的巴伐利亚风情,除法兰克福和图林根香肠等传统巴伐利亚和德式菜肴外,还供应奶油马铃薯、洋葱汤或脆爽的德式沙拉等较为清淡的菜品。

    这是个无雪的冬季,天不太冷,凌霄喜欢有雪的寒冷冬季,那样畅快。透过餐厅明亮的玻璃窗,橘郑色灯光下,室外的座椅被绿色帆布盖住,地板上的灰尘和落叶隐约可见,肃杀冷酷的感觉袭了过来。

    凌霄感觉眼前的女孩冷热不均。

    晚间现场音乐的悠扬曲调响起,歌手略带沙哑的嗓音,和凌霄的心情吻合。慵懒中的漫不经心,和餐厅装修的格调,“古老世界”的独特风情融为一体。秦馨怡的感觉完全和凌霄不同,她特别喜欢这里,温暖中的品位,暧昧中的蠢蠢欲动,这和她青春勃发和勇往直前的心态吻合。

    来见凌霄的路上,她就决定要和这个男人‘融为一体’。

    ‘融为一体’,秦馨怡的含义是上床。

    融为一体?没开玩笑,她还没谈过恋爱!最主要彼此还没涉及到实质问题爱情买卖。没开玩笑,这是秦馨怡的决定。融为一体,是秦馨怡想到的、最好的词来定义她和凌霄的关系,而且她有信心凌霄绝对不会拒绝她。

    服务生端上一个大拼盘。最大个的是烤猪蹄,皮很有胶质的感觉,肉质软嫩多汁!配搭一个骨头白白的,盐水浸泡的猪蹄,色泽没有那么浓郁,鲜香可口!盘子四周是用乳猪做的长条状培根,其它的就是土豆泥和烤土豆。

    “我要和你融为一体!”服务生一离开,秦馨怡劈头对着凌霄说道,他一愣,没反应过来。盯着这个女孩,发现她大大的眼睛明亮异常,自信满满,没一点羞惭在里面。“CAO,你,?”凌霄气急,主要是男人自尊心的问题,觉得不是他泡她,而是她泡他,真实感觉如此。忍不住爆粗,不过压倒一切的是他喜欢这个女孩。

    凌霄鬼黠一笑,点点头。心想郑毛丫头,我还怕你不成。秦馨怡回头,一个响指。服务生上前,“黑啤两扎。”看来秦馨怡挺懂,原来在W市也有一家凯宾斯基饭店,她和家人常去。

    两人挺对路,正邪之间。

    凌霄不明白,你不是说从来没谈过男朋友吗?你这个作风,那象啊!不过凌霄看的出,女孩

    <a href="https://www.shubaol.com/book/0/700/" title="功德之主小说5200">功德之主小说5200</a>

    的眼睛真的很纯亮。见过,只是在高一以前。秦馨怡是敢作敢为、胆大心细的女孩。既然依据秦馨怡的验证方法,凌霄初试通过,下一步要做什么就没悬念。她过于自信,也是因为幼稚,当然更是天真,这是她这个年龄无法克服的天性。阅历是必不可少的,特别是相对重大决定。她没想发生这一步后,以后会发生什么,也许想了,但完全是自己的主观判断。

    秦馨怡来凯宾斯基饭店之前,打电话告诉王蕊蕊她要和凌霄融为一体!王蕊蕊很吃惊,不过她什么也没多说,只是简单说了句:祝你好运。速度如此之快,而且如此坚决果断,王蕊蕊第一次遇见这样的女孩,不过她挺佩服和喜欢这个小师妹,认为她将来一定大有作为。

    两人吃完饭,俨然一对情侣,互相搀着胳膊,秦馨怡跳跳蹦蹦。凌霄很犹豫,虽然眼前秀色可餐。他不是那种什么便宜都想占的男人,他认为很多事情必须有个底线。秦馨怡是很典型的女孩,她们有这个时代特有的标识。记得有个大作家说过:如果女人有缺点,那是这个时代都有的缺点,是时代病。如果她有优点,那一定是她独一无二的优点,因为她是她自己。青春年少时,大多活的没心没肺,心不累,体也不累。处理男人和女孩的关系简单利落,不啰嗦,不死缠,不烂打。细枝末节滚TMD。而且她们懂事中的任性,女孩心境下的现实女人心态,让已婚男人和厌婚男人很受用。你可以说她们是:女孩和女人交替和游离的一种状态。和她这样的女孩在一起,高兴就是高兴,不高兴就是不高兴,清清楚楚,绝不拖泥带水。

    说融为一体,并不意味她爱你,有时连喜欢都谈不上,有目的就好,只要她觉得这个目的没错,而且挺值。秦馨怡没谈恋爱,一方面是因为自傲,另外她从来没有过‘因为爱所以爱’的感觉。她觉得自己是因为完全清晰和彻底的目的交往凌霄,短短2月,见过三次面,两人从有距离到零距离,再到负距离,她觉得这没有什么?如果说理由,只有一个,她需要这个男人的帮助,不是她需要,是她的家族需要。

    ‘融为一体!’传统的伦理和道德是基于爱情和婚姻,但这两个秦馨怡从未想过。秦馨怡想的是,遇见我!你这个男人运气太好了,你还有什么苛求呢?

    秦馨怡从没想过和凌霄谈论‘爱’这个核心问题。她想,我既然来了,主动要求和你融为一体,管它什么叫爱呢!对秦馨怡而言,你爱她、重视她、喜欢她与她没有任何关系或不重要。她不需要凌霄的承诺。她只要她的目的实现,就很容易快乐。如同她在家乡养的两只小狗。你只要对她好,她就快乐;你冷落她,她虽然忧伤,但只要你稍微用心点,她就迅速快乐起来。

    “我要和你融为一体!”在大堂,秦馨怡盯着凌霄的眼睛,用她一贯的自信中带着任性的神情,斩钉截铁的对凌霄再次说到,毕竟是小女孩,秦馨怡用词很优雅暧昧。迫使她再一次直接说出这句话,因为她发现凌霄好像并没有要开的意思。

    融为一体?

    冥想中醒转过来的秦曼做完背部,她用手示意技师不要唤醒发出轻微鼾声的丁部长,怕他着凉。让技师用浴巾把丁部长的背部和臀部盖住,自己裹着浴巾和技师们一起回到了休息室。

    秦曼茫然。

    “现实中理应最近的男人未婚夫在自己的心中早已远远地遁去,象黑夜里远方闪动的一个小亮点,无论她如何呼唤都已经无法靠近。她实在无力再呼唤,也就毫不在意,甚至还有小小的厌恶。而眼前离自己如此近、却又如此陌生的这个男人,竟然让自己丢掉所有的矜持与他裸体相伴。”

    “我?意欲何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