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8、天真(求订阅)

作品:《深夜学园

    今晚真是神奇的一晚。

    对小红马深夜学园的小朋友而言,她们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一幕,不断有各种奇装异服的男女从围墙边经过,朝她们大呼小叫,逗她们玩。

    这群小朋友又是害怕又是新奇不已,怕怕的,但又舍不得离开,就像温泉里的小鱼一般,被人抬脚后四散而开,但一旦没有动静了,它们又围聚过来,啜吸着人们的脚。

    黄昏时分,小白和往常一样,站在梧桐树下,偷看路过的人们,就像看动物园的小动物,喜儿和程程都在,但是很快她们就被吓到了,突然跑过来一群像鬼的人,他们趴在围墙边,透过铁栅栏朝她们大喊大叫,程程被吓哭了,喜儿则躲在了小白身后。

    小白也被吓了一跳,但很快她承担起了保护程程和喜儿的责任,护着两人跑开,然后给随身携带的小水枪装了水,勇敢地和围墙外的人怼。

    张叹来时,小白扛着一把小水枪,独自战斗在最前线。

    张叹把围墙外的人赶了走,小柳老师们也把看热闹的小朋友们带回了教室。夜色已深,今晚又是万圣节,小孩子不宜在外乱逛。

    “那个凶巴巴的小女孩,对,就是你,过来!”围墙外又回来了一个青年,他穿了一身稻草人的衣服,怎么看怎么不像是个人。

    但是落在最后的小白还是磨磨蹭蹭过来了。

    “住啥子?”她把小水枪对准这个稻草人,该有的提防之心一点没少。

    “今天万圣节,你是小孩子,给你糖果吃。”围墙外的稻草人没有再吓唬她,而是从兜里掏出一把颜色各异的糖果,从铁栅栏外伸进来。

    小白盯着糖果打量,看起来像真的,但她是不会去拿的,哼,谁知道会不会被坏人捉住,那多危险啊。

    “快过来拿啊,我真的不骗你,给你吃的。”稻草人见小白一动不动,催促道。

    “你吓唬小盆友,我才不相信你。”小白说。

    稻草人愣了愣,苦笑了一下,从铁栅栏的间隙中,把糖果放在了地方,退开,说:“那我放地上了,你自己拿吧。”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他的同伴在呼喊他。

    只是走了两步,又停住,抬头打量了一下小红马深夜学园的招牌,问小白:“这是幼儿园吗?怎么晚上还营业?”

    “嚯嚯嚯~~”小白嘲笑他:“你是个瓜兮兮。”

    稻草人:“……”

    “那我真走了,拜拜。”

    小白见他真的走远了,也挥手,迟到道:“拜~~~”

    对方竟然还听到了,转过身来,也同小白挥手,还提醒她不要忘了地上的糖果。

    他的同伴,一个南瓜小姐好奇地问:“你和那个凶巴巴的小女孩说这么多干嘛?”

    稻草人说:“她挺可爱的。”

    “可爱?那么凶。”

    “你发现没?这是一家深夜学园,家庭都挺困难的。”

    小白目送对方走远,直至消失了踪影,她才拿起地上的糖果。

    竟然是真的!

    她用双手捧着糖果,兴高采烈地跑去教室,给小伙伴们分糖果。

    “排排座,吃果果,你一个,我一个~~~”

    十多颗糖果,小白自己的那颗都分出去了,但还是远远不够,学园里有30多个小盆友呢。

    但是没关系,张叹带了糖果过来,一个小朋友一颗,不能多,吃多了长蛀牙。

    “张老板,今天是啥子节吗?”小白好奇地问。

    “万圣节。”

    “那是啥子节?”

    “就是鬼节。”

    小白吓一跳,问:“啥子?你莫吓我~你莫吓程程噻。”

    本来要说莫吓她的,但是小白不想承认自己害怕,所以改口说程程。

    程程今天被吓哭了,喜儿也眼泪汪汪的,她也被吓到了,只是没有哭出声来,保留着最后的倔强。

    张叹见一向笑哈哈的喜儿都哭了,安慰道:“不要怕,我给你们讲个故事。”

    一听有故事听,正在喜滋滋吃糖果的小朋友都聚拢过来,小柳老师和小满老师也看了过来。

    张叹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引起这么多小朋友的注意,看来不给点力,很难敷衍过去。

    “老板,你坐这里吧。”

    小柳老师给张叹搬来了一把椅子,小满老师则招呼小朋友们都坐下来。

    张老板讲完了故事,她们打算接着,今晚已经到了讲故事的环节。

    电视机关了,屋外月光如水,照亮院子,深秋时节,虫鸣少了许多,但是还有,一两只在惆怅地咿咿呀呀着。

    张叹原本只是想随意讲一个有关万圣节的故事,但是现在这么多小朋友捧场,就连老师们都来了。

    他得认真起来,不能让小朋友们看扁了。

    “今天是万圣节,万圣节也就是鬼节,传说在这一天,我们去世的亲人会回到他们喜爱的人们身边,看望他们。”

    开了个头,小朋友们已经骚动起来,还能这样?

    不过她们都选择了相信,小朋友总是很天真,只要说的跟真的似的,他们都愿意相信,只有最边上的江滨一脸的理智听着。

    张叹继续说:“小光的爷爷突发心脏病去世,他很伤心难过。妈妈安慰他,说爷爷是去了天堂变成了天使。爸爸也说,爷爷会变成泥土,慢慢消失不见。但是小光根本不相信,爸爸妈妈的话并没有让他好受一点,他抗拒爷爷的离去,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他讲着,骚动的小朋友渐渐安静下来,一双双大眼睛都盯着他,满是童真。

    他们是真的相信故事里讲的一切。

    “小光很想爷爷,过了几天,到了万圣节,那是一个晚上,也很今晚一样,月光很亮,气温有些冷,街上有许多人,他们穿着各种各样的奇怪的衣服,大呼小叫,还给小孩子发糖吃。”

    “在这一天,小孩子也会穿上奇怪的衣服,提着小篮子,和自己的小伙伴,或者爸爸妈妈哥哥姐姐,一同到领居家,敲响他们的家门,请他们给点糖果吃。”

    “这一晚,小光也在爸爸的陪同下,到邻居家要了许多糖果,也给上门来的其他小朋友送了许多糖果,深夜的时候,他回到家里,准备睡觉了,但是,他发现爷爷坐在自己房间的柜橱上!”

    “小光起初很惊讶,问‘爷爷,你不是死了吗?’然后他恍然大悟,‘哦,我知道了,爷爷变成了幽灵。’”

    “爷爷说,今天是万圣节,所有的幽灵都可以回到自己最爱的人身边,度过这一晚,过了这一晚,他们就要永远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这个故事叫《爷爷变成了鬼》,是一本绘本,张叹看过,有所记忆,但是没记全,不过没关系,讲着讲着,他就自己编了。

    小朋友们听的很认真。

    故事很快讲完了,小朋友们议论纷纷,叽叽喳喳,还有的大声提问,真的去世的亲人在这一晚会回到他们身边吗。

    张叹当然说会,小柳老师们也回答问。

    这可刺激了小朋友们,他们叽叽喳喳就跟看电影似的。

    “这里交给你们了,也早点哄小朋友睡觉吧。”张叹小声对身边的小柳老师和小满老师说。

    “您忙去吧,这里交给我们。”

    张叹悄悄走了,小柳老师开始给小朋友们讲故事,还邀请有表演欲的小朋友上前来唱唱歌跳跳舞。

    往常很活跃的小白今晚没有动静,哪怕被小柳老师点了名,她也拒绝了。

    她似乎装满了心事,显得闷闷不乐。

    直到晚上十点,小朋友们都被带到了寝室准备休息。

    小白落在最后:“小满老师~小满老师~~~”

    正在招呼小朋友们的小满老师循声看去,问:“小白怎么了?”

    “过来噻,过来。”

    小白站在角落里,朝她招手。

    小满老师上前,被小白拉着手,拉到更角落里。

    哟,这是有悄悄话要跟她说呢,小满老师心里蛮高兴的,第一次小白要跟她说这么私密的话。

    这个小朋友不像别的小朋友,从来不会和她们谈心,或许会跟张老板谈心,但不是她们。

    “怎么了小白?这里没人了,你说吧,老师一定帮你保密。”小满老师蹲下来,先保证,让小白放下戒心。

    小白盯着她,想了想,才问:“啷个,爷爷变成了鬼真的会来找小朋友吗?”

    她的大眼睛里满是希冀和忐忑。

    小满老师呆了呆,这是张老板讲的故事,小白问这个干嘛。

    她想了想说:“我们爱的人和爱我们的人会一直守护在我们身边。”

    一楼的灯光熄灭了不少,只有几盏还亮着,角落里光线不怎么好,只有一盏放射淡黄光线的地灯亮着。

    这让小满老师看到小白的眼睛亮了不少,只听这个小朋友又问:“妈妈呢?”

    她的声音小了许多,眼睛更加亮了。

    小满老师感觉这道目光简直要看到她的心里去,她甚至不敢直视,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微微偏离,说:“妈妈也会来找她们的宝宝的。”

    她大概猜到小白的用意了,内心仿佛被拨动,有些酸,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眼睛也酸了。

    “是不是真的噻?”

    小白的声音急促了许多,小手甚至抓住了她的衣袖。

    小满老师看着她,她的小脸上满是天真和期待。

    小满老师根本说不出否定的话,这一刻,她甚至觉得自己掌握了这个小朋友的所有希望。

    她的话有些颤抖,说:“当然,妈妈会永远守护在她们的宝宝身边,哪怕她们离开了这个世界。”

    ……

    小满老师离开了,小白一个人留在了一楼,不肯跟着她走。

    “你不害怕吗?”小满老师离开前,不放心地询问小白。

    尽管小白每晚都会留在一楼自己玩,但是今天不一样,今天她们已经被外面的人吓唬过,比如程程和喜儿,今晚就不敢调皮,乖乖跟着大家去了寝室。

    “我不怕。”

    小白不仅不怕,她甚至满怀期待。

    小满老师走了,消失在了门外。

    “那我的妈妈哎。”小白小声嘀咕一句。

    她当然怕鬼,不怕那是吹牛的,但是她怎么会怕妈妈呢。

    小满老师刚走,门外又响起了脚步声,是江滨来了。

    “小白,我来了。”

    “快来快来噻,小白告诉你好消息。”

    小白迫不及待地和江滨分享她的好消息。

    “你今晚要等妈妈?”江滨诧异地问。小白真的相信了张老板讲的故事呀?那是假的,是故事,不是真的。

    小白站在窗户前,蹦蹦跳跳,伸长脖子往外张望,期待不已。

    但是过去了十多分钟,小红马深夜学园里没有任何动静。

    她跑到院子里到处乱转,江滨担心她的安危,跟在她身边。

    现在不比夏天的时候,晚上的院子里是很冷的。

    “小白,回去吧。”

    “我不。”

    小满老师照顾完二楼的小朋友,下来找到小白,才把她叫回到了教室里。

    “你真的很想等妈妈吗?”她问躁动不安的小白。

    小白点头。

    “不怕吗?”

    小白摇头。

    “故事里说,爷爷是有小光一个人的时候才会出现,也只有她才能看到,如果你不怕,又很想见妈妈的话,那你一个人坐在阅读区,或许能等到哦。”

    小白立刻说:“我不怕。”

    小满老师让小白独自一个人坐在阅读区等待,带着江滨离开了。

    教室里灯光大部分都熄灭了,只有几盏幽幽地亮着,阅读区像一个温暖的港湾,坐着一个等待妈妈找上来的小白。

    小白左看右看,周围没有一点动静,但是她并不气馁。

    她的眼睛亮晶晶,精神从未如此集中。

    她既期待又忐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

    “我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了,啷个办?”

    是啊,她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了,妈妈的照片在舅妈那里,她已经好久没见过了。

    她想跑去找小满老师询问怎么办,但是又担心万一她走了,妈妈恰好来了怎么办。

    于是继续这么等候着,同时心里宽慰自己,宝宝虽然不记得妈妈长什么样,但是妈妈肯定知道哪个宝宝是自己的。

    忽然,灯光外的黑暗中,响起一连串小脚步声。

    小白精神大振,紧张地朝声源处看去,一双小脚踩进了灯光笼罩的这个角落,接着一个小身子出现了。

    “hiahiahia~~~小白,我来啦。”

    是喜儿。

    “你啷个来了?”小白惊讶地问。

    喜儿喜滋滋地坐在她身边,小脚悬空,晃啊晃:“小满老师说,想找妈妈的宝宝都可以来这里。小白,我想找妈妈。”

    “嗷。”

    小白摸了摸喜儿的小脑袋,疼惜地说:“莫要哭嗷。”

    喜儿朝她傻笑。

    “小白我怕黑,你牵着我的手手吧。”

    “不要怕,我保护你。”

    两个小朋友的小手紧紧牵在一起,坐在这个角落里,注视周围的黑暗,聆听一切动静。

    别人害怕的,正是她们期待的。

    二楼寝室。

    小满老师柔声问道:“还有哪个小朋友想去吗?想去的话,老师送你们到一楼去找小白和喜儿。”

    榴榴立刻翻身而起,靠近她的小柳老师说:“榴榴你不能去,你的妈妈等会儿就会来接你。”

    “啊~原来我有妈妈鸭~~”

    失望地躺下了,旋即又喜滋滋的。

    寝室里的小朋友叽叽喳喳,小鸡窝似的,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小满老师看到罗子康从床上爬了起来。

    小满老师柔声问:“罗子康要去吗?”

    罗子康揉了揉眼睛,低头轻声嗯了一声。

    “不难过,老师带你去。”

    她牵着罗子康的手,下了楼梯,把他送到了一楼,但是没送过去,剩下的路让他自己走。

    “小满老师,我害怕。”

    偌大的教室里,黑漆漆的,只有最远处的阅读区亮着淡淡的灯光,而要到达那里,需要摸黑走好长一段路。

    小满老师鼓励道:“老师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如果你真的想见妈妈,那就自己勇敢点。”

    目送罗子康顺利汇合了小白,小满老师才离开。

    张叹得到了消息,悄悄下了楼,把二楼交给小满老师和小柳老师,他来照看一楼。

    他轻声走到一楼的教室里,寻了靠大门的一个角落坐下,沉浸在黑暗里,时不时往那道灯光处打量两眼,为她们守护好这份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