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零一十章 受邀

作品:《神魔 入侵

    “可是这些是相通共存的,既然讲到这些人体知识难免不讲五行阴阳的理论,五行存于人身相通相克相冲……”刘文渊口若悬河又讲述了一番。

    “刘师傅,求您了,就讲讲这气息如何在人身经脉中运行就可以了,您讲那么多我们实在是吃不消。”萧毅看刘文渊热情又起连忙往下拉住。

    刘文渊的兴致被几次打断难免有些意兴阑珊。也见萧毅、陈风等实在听得迷糊,便也作罢,针对着现在修炼的功夫气息运行,血脉流通又讲了一通。正在他讲得头头是道的时候,屋外大门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众人都看向大门。刘文渊道:“会不会是你们的父母寻来了?”

    赵红尘估摸了一下时间:“可能吧,按说这个消息传到他们那里也差不多。”

    “废话这么多,看看不就知道了吗。”陈风说着就冲了出去打开大门。门扇开处,所见来人却并不认识,而是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

    大门打开来人没有想到开门的会是这么一个巨型少年,一时间双方都有些错愕不知言语。

    转瞬间来客中戴眼镜的中年男子率先微笑说话:“请问,这里是刘文渊刘师傅家吗?”

    陈风扭头冲着房中喊道:“刘师傅,有客人来了,我不认识。”

    陈风这一嗓子声若雷鸣,来者中化妆很是精致的女子好似受到惊吓般退后了一步。

    “呵呵,远来是客,恕刘某怠慢之罪。”刘文渊笑呵呵的走了出来。看到这一男一女时不由得有些讶异。

    这两人看来绝非普通人物,男子看起来四十上下年纪,头发梳得整齐有致,眼镜精细有形一看绝非凡品,一身笔挺合身的西装越发衬托出主人气度不凡。他身边的女子看去能有三十许年纪,梳了一个颇有古韵的发式,整个人具有南方女人娇小玲珑的特点,脸色白净妆画得很是细致漂亮。一身精致合体的衣裙套装在配上脚上淡红色的高跟鞋,宛如一副画中人现身在众人面前。

    “老夫就是刘文渊,不敢请教两位高姓大名?”刘文渊走南闯北形形色 色的人物也阅多识广,但象眼前这两位气宇不凡,神形高雅的人物到还真是少见。一时间对于这么两位人物来拜访于他不由得微感讶异。

    男子身体向前微微一躬说道:“您好刘大师,冒昧造访请您见谅,请允许自我介绍一下,我姓王,单名一个军队的军字,这位是我的妹妹,闺名一个安字,我二人冒昧造访实有不得已的要事相商,还望刘大师予以宽容。”

    刘文渊眉头皱了一皱,心中暗自寻思,‘这男子这番做派到有股子岛国鬼子的味道。’心中不悦嘴上却是和善的说道:“不敢不敢,你太客气了,两位立于门口说话也不是我待客之道,来来屋中请。”

    王安看了看房子眉头微微一皱,似有不愿之意。王军会意的对刘文渊说道:“刘师傅,我觉得此处说话也并非方便之处,我已经在镇中茶楼备下茶水,望您屈尊移驾我们到那里一叙如何?”说罢身子向前一倾,一副躬身邀客的模样。

    刘文渊经历过炎黄十四年抗战残酷岁月,耳濡目染对于岛国侵略者所犯下的暴行自是痛恨入骨,对其而言就是岛国侵略者那番好似彬彬有礼的做派也充满着可憎之处,但俗话说,不打笑脸之人,而这两人就其身形判断当是炎黄人而非岛国人,因此心中虽有厌恶,但面子上的工作还要过得去的。

    刘文渊笑呵呵的说道:“哦,既然你们都已做下准备,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你们稍等片刻,我家中还有些朋友弟子,我和他们说一下就来。”

    王军彬彬有礼的说道:“哦,您这里还有朋友弟子在场,那不如请上您的朋友和弟子与我们一同前往如何?”

    见王军如此一说,王安眉头微皱,似有不愿之意。

    刘文渊哈哈一笑道:“这个么我也做不得主,也要看看我这朋友弟子们是否愿意前往,你们稍后片刻,我征询一下他们本人意见。”说罢拳掌相握做了个颇有古意的抱拳之礼后回转屋中,陈风连忙跟在刘文渊身后一同而回。

    王安见院中就剩下兄妹二人,低声对王军说道:“哥哥为何连不相干的人也一并邀请?这件事情乃是家中不宜外扬之事,来请这位刘大师以属无奈何必在另生枝节?”

    王军笑了笑,也低声的说道:“此事我心中有数,你不必担忧,我不会让不相干的人知晓此事,你放心吧,我知如何处理。”

    王安颇为不满看了王军一眼,既然王军已做决定,王安也不在言语。

    刘文渊虽进屋中,但他耳目聪灵仍将院中二人谈话听得明白。这两人气度不凡,想必所求之事定也不简单,从两人谈话中对所求之事讳莫如深反倒激起了刘文渊的好奇心。

    进入屋中,刘文渊对着萧毅等人说道:“外面来了两位客人请我们喝茶,我想今日不同往时,既然有免费的茶局那我们都去,如何?”

    “那好我们快去吧。”郑盼盼见来了事情更是兴奋。

    赵红尘透过窗户观察着来客说道:“刘师傅,这两人似乎不是什么平凡人物啊!”

    刘文渊低声道:“你眼睛毒的很吗,所以我们要去摸清他们来意是什么。”

    陈风不耐烦的说道:“那这样还在这里啰嗦什么,我们赶快走吧。”

    “就你猴急,好歹也要出门见客,我也不能就这身打扮,起码也要换一身与我身份相配的服饰不是。”刘文渊走入自己卧室中,不消片刻出现在众人面前。萧毅等人一看都不由得笑做一团。

    刘文渊竟然穿上那件藏青蓝丝滚边的道袍,道袍前胸绣有一个八卦图后背则是一副太极图,刘文渊竟然还换上了一双薄底高腰的布靴。

    陈风看到刘文渊如此装扮不由取笑说道:“我说刘师傅,您怎么不在拿个鸡毛掸子,在头上梳个那个什么疙瘩。”

    “还鸡毛掸子,疙瘩呢,你在那里胡说什么,你看到哪里有人拿那个东西?”刘文渊被陈风说得莫名其妙。

    “我看到电视剧里面那些神仙什么的,不是拿着个好似鸡毛掸子的东西在那里赶苍蝇驱蚊虫吗,还有他们古代人头上不是都有个疙瘩吗。”陈风边说边做出样子来模仿电视剧中神仙的模样。

    “哈哈哈,什么啊,那是浮尘,还有头上的是发髻,陈风不知道就不要张嘴胡说,哈哈可是笑死我了。”赵红尘纠正着陈风的错误笑得满地打滚。

    陈风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有那么好笑吗,你什么都知晓吗?我想总有你也不知道的事情吧,你在这么的嘲笑等日后看我如何收拾你。”

    刘文渊也乐呵呵的说道。“让你平日里多看些书,总是推三阻四不大乐意,现在好了吧,又出了一回丑,反正你的脸皮也是够厚,想必也不在意。”

    “好了,你们有完没完,客人还在外面等着呢,你们就想让人家在那里这么候着?”陈风连忙转移众人的焦点。

    这招还是颇为有效,刘文渊收起玩笑之心,带领着众人出来与王军和王安见面。王军和王安没有想到刘文渊会换这么一身服饰,一时间有些错愕,但瞬间就神态自如,脸带微笑过来与众人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