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60章:洞房【上】

作品:《逍遥小捕快

    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逍遥小捕快第960章:洞房【上】( )    礼成之后的环节就是送李明月与萧如雪进入婚房。

    许青则是留下来陪客。

    由于婚礼大多选在黄昏之时,一般就是许青现在陪着宾客,等到晚上宾客散去之后许青就可以入洞房了。

    今天许青喝了不少的药酒。

    防止招呼不过来。

    今天到底是先去李明月房里还是先去萧如雪房里?

    亦或者是两个一起?

    晚宴的时候贤王拼命的拉着许青与之对饮。

    一杯接着一杯的往下灌。

    许青从来没见到贤王喝酒喝醉的过。

    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前世祖国跟大毛谈判买飞机的时候那个猛人,毛熊死了之后大毛什么都卖,想讲价就得喝酒,从来只有大毛喝趴别人,哪有别人喝趴大毛的?

    但是这个猛人将军硬生生的喝趴一大片,酒精免疫!

    许青也怀疑贤王到底是不是也是这种酒精免疫的体质。

    不过还好,许青提前将自己喝的酒给换了,许青喝的是米酒,也就是醪糟汁。

    贤王现在泪眼蒙眬八成也是看不清楚许青到底喝的什么。

    不然贤王一定会痛斥许青不讲武德。

    他喝竹叶青,许青和醪糟汁,这不是不讲武德是什么?

    于是原本应该四处陪酒的新郎官现在变成了贤王的御用陪酒官,别人还不敢说什么。

    特意从京城赶来参加小师弟的几个文臣武将也不敢说什么。

    他们原本还想着今日定要多灌小师弟几杯。

    但是现在看来恐怕是用不着了,王爷一个人就能把小师弟给喝趴下。

    他们这些人搞不好还得帮忙抬。

    几个人菜也不吃了,就这么眼巴巴的看着贤王一次又一次的给许青碰杯。

    最后没办法许青眼看着自己喝醪糟汁都快喝醉了,贤王喝竹叶青还没喝醉。

    于是许青没办法了,只好趴在桌子上装醉。

    贤王看着许青终于趴了下去,脸上顿时露出满意的神色。

    众人连忙上前,将喝趴下了的许青抬走。

    苏济源连忙带着贤王去喝醒酒茶,尽管贤王说不去,先是苏济源还是一再相劝,贤王只好跟着许青一起走了,随后苏济源还向身后摆了摆手。

    立刻就有下人将装着米酒的酒壶赶紧全都拿走销毁证据。

    等到了内宅之后,许青谢绝了诸位师兄的搀扶,一个人晃晃悠悠的往里走。

    看的礼部尚书和礼部尚书以及刘崇是心惊胆战,这别给摔着了吧?

    尽管喝的是米酒,但是米酒喝多了也醉啊,再说了这米酒后劲儿也不小。

    能顶得住吗?

    许青走进了内院之后直奔厕房。

    一边放水一边将喝下去的酒吐出来。

    贤王果然不是正常人!

    那可是起码五十度往上的竹叶青啊!

    他竟然还想灌醉自己?

    不给自己洞房他女儿的机会?

    没想到吧,最后还是他技高一筹!

    不过这内宅进来倒是进来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也摆在了他的面前。

    到底是先洞房李明月呢还是先洞房萧如雪呢?

    亦或者两个一起?

    不过两个一起应该是不可能。

    虽然小姑娘与李明月都嫁给了自己,但是不得不说两个人一起这种事情她们应该大概率不会同意。

    其实在许青看来,先去哪一个都不合适。

    毕竟两国长公主,去了一个总会落下另一个。

    往大了说是落下了另一个国家的面子。

    不过并不现实。

    小姑娘还有可能,毕竟小姑娘大胆一些,但是李明月是个很保守的女孩子。

    她一定抹不开这个脸。

    于是许青只好用出祖传的点豆大法,点到谁就吃谁。

    很不巧,第一个中招的是李明月。

    当许青来到李明月门前的时候,推了推门没有推开,竟然从里面锁上了,于是许青开口道:“明月。”

    李明月坐在里面道:“夫君,雪儿比妾身还要小两岁,更需要夫君的陪伴,夫君今天晚上还是陪雪儿吧。”

    李明月的态度很坚决,几次三番的敲门劝说都无果之后就嘱咐李明月早点休息。

    许青很欣赏李明月的礼让。

    这样他就不会有选择困难症了,并且决定明天好好的补偿她。

    接下来许青敲响了萧如雪的房门。

    结果无论什么时候都主动热情的萧如雪却讲出了跟李明月一样的话,并且态度更加坚决。

    理由也很简单。

    虽然她也很想跟许青像上次在山上那般睡觉,但是明月姐姐是在路上走了十多天的,比她辛苦多了!

    许青应该先去陪明月姐姐才对。

    于是许青反复敲两个人的房门都无果之后,许青敲响了苏浅的房门。

    关键时候到底还得是自家娘子靠得住啊!

    许青热泪盈眶。

    但是苏浅拒绝的比萧如雪和李明月更干脆。

    今天许青说什么也不能跟她一起睡,要不然的话她不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妒妇了?

    再说了,雪儿和明月好不容易嫁过来了,不想方设法打开她们俩的大门,到这时候还想来找自己?

    想什么呢?

    夫君也不能依赖她一辈子不是?

    此时的许青真的很感动她们的礼让。

    但是不得不说,她们三个人礼让的人不是时候啊!

    知道他为了今天晚上喝了多少药吗?

    此时药效已经上来了,再不打开一个人的房门,许青都感觉自己快裂开了。

    能不能换个时候通情达理?

    现在就连自家娘子都靠不住了!

    便在这时,许青看到了刚刚把小宁儿哄睡从小宁儿房中出来正在往自己房里走的萱儿……

    萱儿看着许青此时涨红的脸,还不小心往下面扫了一眼,惊讶道;“姑爷,您……您这是怎么了?”

    许青看着萱儿,嘴里呼着热气道:“萱儿,你能帮帮姑爷吗?”

    萱儿自然同意,扎巴了一下大眼睛道;“姑爷想让萱儿做什么?”

    就在萱儿话音刚落之际,整个人却是被许青忽然抱了起来,惹得萱儿一声惊呼。

    萱儿连忙揽住许青的脖子,红着脸小声道:“姑爷……姑爷……”

    许青抱着萱儿走进了她的房里,最后关上了门。

    然后萱儿的房间里就传来了一阵阵撕扯衣服的声音,以及萱儿的惊呼声。

    声音还越来越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