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54章:一甲子(三)

作品:《魔门老祖会穿越

    “无论是基础人口,风俗习惯,还是其他势力,在这六十载中,我们基本都帮你摆平了,区域性测试也在大千宇宙中搞了几场,可以这么说,心魔天网只等你这个发起者与最初缔造者进行最后的调试,就能全面上线了。(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在一番唏嘘感怀之后,一直总理六魔宗内政事物的鬼书生张继业,终于将话题拉了回来,“老王你若下山行道的话,正好可以去一趟大千宇宙,若那边成功了,天督宇宙这边也会好搞上许多!”

    “我晓得了!”王渊点了点头,顺便有些好奇地问道:“这都六十多年了,那大千宇宙还没起名字吗?”

    “一直没与诡巫文明谈妥,加之这个大千宇宙太偏僻了,很难与枢纽宇宙搭上线,名字什么的少有用到,也就没取。”缩在椅子里的张继业摊了摊手,“你也知道的,名字这玩意说重要就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想要拿出一个两方都满意的名字,短时间内怕是难喽!”

    “也是!”王渊再度点了点头后,便也不再纠结了。

    “对了,这六十年中,可有什么不大不小的稀奇事?在问完大千宇宙名字的事后,王渊便将他的好奇心扩展了开来。

    至于为何要问“不大不小”的稀奇事,却是因为小事影响不到他们这些仙人,王渊这些同为仙人的小伙伴也不见得会关心,问了也是白问,还赶不上他自己下山行道时将它们当做惊喜,慢慢去发掘。

    而大事,王渊闭关时就可以通过天道权柄去实时了解,却也没什么是他不晓得的。

    “灾厄文明,被中部群岛上的玄龙文明联合奥术文明,整体封印了,整个灾厄海已经变得风平浪静,极为试航了,若你去那大千宇宙,可以试试以凡人的法子,来个有趣的海上旅行。”岳无敌思量了片刻后,率先说道。

    作为一个受大地眷顾的僵尸,岳无敌从本性上并不怎么喜欢海洋,但生前被誉为“智将”的他,又很符合“仁者乐山,智者乐水”这一设定,在个人意志上有很喜欢宽广的水域——海洋。

    这样的冲突让他很是纠结,故而在王渊询问旅游建议的时候,他便很有私心地建议到。

    对,你没看错,就是“旅游建议”,晓得王渊性情的岳无敌,很是晓得王渊为何会问“稀奇事”。

    当然是去瞧稀奇了,那不是旅游建议,还是什么?!

    “诡巫文明似乎要在最近举行什么‘议会换届选举’,应该会挺热闹的,挺稀奇的!”

    “玉虚宫,鹤鸣山,青萍剑宗三派联合向社会征集浮空仙山的设计方案,据说开出了大彩头,老王你可要去瞧瞧!”

    “听闻,有人在大千宇宙周遭的虚空中,发现了有趣的虚空虫族,那应该挺有趣的!”

    ……

    就如岳无敌对王渊的了解,其他的小伙伴们也晓得王渊的目的,在岳无敌说完后,也纷纷跟风道。

    奈何这些建议,都极具个人特色,却非是王渊想要去游玩,啊不,是去发掘体悟的。

    “我向门下弟子交代一声后就会下山,我这化身就有劳大家照顾了!”面对着大量涌来且没什么卵用的建议,不堪其扰的王渊果断结束了话题,一声告罪后便抛下自己的化身,身形虚化遁向化魔峰了。

    至于被“遗弃”的元光子,会面对什么?运起无形无相遁时,就部分屏蔽了与化身联系的王渊,却是一点都不关心的。

    继坑盟友,坑弟子,坑小伙伴后,王渊很是熟练地点亮了“坑自己”这一成就。

    ……

    不提“谆谆教诲”门下弟子的王渊,也不提“人生惨淡”,案牍如海的元光子,趁着王渊还没下山,还未扇动他的“大翅膀”影响一切的时候,让我们将目光转向这一甲子时光,在世间留下的影响。

    大千宇宙,人界东大陆,辟海城。

    当朝阳东升,晨光遍洒大地的时候,俞正非亦如往常一般,早早地打开了他俞记符文工坊的大门。

    当然,作为最早投身符文工业化的那群人之一,此时再将他那占据了小半西城的工业园,叫做工坊已经有点不合时宜了。

    但奈何俞正非是个念旧的人,就像他每天早晨会准时去开大门,且不管那“大门”是临街小店的大门,还是工业园区的大门一般,不管他的符文产业发展到多大,他依旧会将其命名为“俞记符文工坊”。

    文字描述到这里,你或许会认为,这将是一个悲伤且狗血的故事开头,毕竟前文并没有写及俞正非与女鬼小琴的逃亡之旅,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但故事真的会如你所想吗?

    无论在故事内外,人生从来都是悲伤的,但它会狗血吗?

    不一定!

    就像俞正非对“俞记符文工坊”的执着,其根源除了念旧外,更主要的原因则是:这个分外普通的名字,乃是他独自决定,独断专行的产物。

    或许你会疑惑,这又有什么关系?

    但只要你敢这么问,双鬓已见斑白的俞正非就敢告诉你,这很有关系,尤其是在他与小琴两人(一人一鬼)的共同生活中。

    “老俞头儿,你怎么还在这里磨叽?昨个儿不是跟你说了,今天就不要亲自开门,要早早跟我去辟海观申请心魔了吗?”一阵阴风吹过,外表与六十多年前一般无二的女鬼小琴,出现在了俞正非的面前,伸手就要揪向他的耳朵。

    “我这不是寻思着么,心魔什么的毕竟也是魔,咱还是再等等看吧,等第一批人试过了,我们再去办也更稳妥一些不是吗?”带着工坊员工永远也看不到的讨好笑容,俞正非向自己的妻子小琴,试探性地说道。

    “等,等,等,就知道等,你这寿元是能等得起的吗?还是说你不相信我了,以为我要害你了?”个子小小的灵鬼小琴,收回了伸向耳朵的鬼爪,但不等俞正非松一口气,一个个直逼灵魂,且危及生命的问题便又紧随而至。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又是哪个意思?”

    “我,我去还不成吗?!”

    “嘿,你还不乐意了,咱这可就要说道说道了,我这不都是为你好吗?我的决定什么时候错过?要不是六十多年前我做了最好的决定,我们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现在你不乐意听我的了,说,你是不是不爱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