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作品:《冷情王爷的囚宠妃

    “不——没有。〖〗我没有。”看着他接踵而来的怒气,她吓的六神无主,她刚才的一句又把他惹火了么,可是,她真的没有想要故意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意思,她知道,他不好惹,她根本不敢跟他叫板。

    “啊——”

    他的手指,突然加重了力道,夏子漓触不及防,她的可怜的泪花在水眸中翻涌,那么痛。那么痛。她软软的力道推拒着他放在那里折磨他的大掌

    “不要。轩,我痛——”她娇柔的身子已经经不起多余的折腾,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放过她。

    粗糙的指腹划过她现在在疼痛的地方,她差点因为忍受不了而出声叫疼,她知道,他中午那么的用力,已经红肿,她现在依然是轻轻的触碰就感觉到疼,而他也知道,所以,他是故意的。

    “痛么——”没有丝毫的怜惜,他捧着她绝美的肌肤如脂的小脸,一边面无表情的加大手中的力道,一面冷冷的看着她痛苦的差不都快要落泪的表情,冷冷的声音。

    “痛。我求求你,快放手——”

    受不了了,她真的疼的受不了了,如果他再不放手,她都担心会给她弄出血来。

    “轩,我好痛——”毕竟他是她的夫君,他曾经不也是很在乎她的么,为什么现在他非要这么折磨她,折磨的她好痛好痛,但是,没有办法,她的力气根本敌不过他,如果他不放手,她是没有机会挣脱出来。〖〗

    如果不求他,她担心她的疼痛不仅仅是如此——

    所以,没有办法,她必须哀求他,而且她也知道,他现在生气,但的确是她的错,她不应该在王府内情不自禁的就跟昊哥哥抱在一起,她知道她不能怨他什么。她没有资格抱怨。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向他说着她痛,原本是想要好好折磨她一下的墨云轩心里忽然又有些柔软,但是一抚摸到眼前的这张诱惑非常,绝美秀丽的脸,是个男子都想得到的身体主动的背着他拥进别人的怀抱,他的怒火又腾的升起。

    “知道痛你还敢这么来,知不知道本王现在很生气,知不知道你是谁的,你应该是谁的女人,该死的,居然和别人的男人在那里搂搂抱抱——”

    夏子漓听着他气愤的咬牙的声音,她的心里更是增加了一层恐惧,原来,他还是不打算这么放过她,他不会这么就放过她——

    他说的,她都知道,可是她也从来没有想要背叛他啊,今天只是一个意外而已,她也是被他给伤到了才会如此

    她的泪大滴大滴的落下,他的手在放在她的那里,她现在的姿势好羞人,好屈辱,可是他脸色泛青。声音那么严厉,她的身子就那样在他的怀里动都不敢动。〖〗

    他的虎口还抵在她的下额,看着她噤若寒蝉的模样,黑色的眸子冷若寒冰。

    “怎么了,不开口——”他冷冷的讥诮的看她,将她的身子放到在怀里,然后手紧紧的摁住她的纤腰。

    一见到身体被放到,夏子漓吓到脸色惨淡,身体瑟瑟发抖,一手攀住他的铁壁,像是带着一根救命的稻草

    “不。轩求求你,不要这样,我怕,我知道,我都知道——”

    她知道如果一旦被按下去,她的身体便很难安然无恙的起来,可是,现在的她,真的再也不能承受他的粗暴了。

    可是,她卑微的哀求并没有换来他的手上动作的停止,反而,他冷冷的抬起黑色的凛然的双眸。

    “每次跟我说‘知道’,每次还明知故犯,知不知到明知故犯这是罪加一等”

    他给她打着官腔,说着道理,一副搞搞在上训斥人的模样,不管怎么说,他一想起她今天在池塘边的那一幕,心里就堵的发慌,那个男人到底算个什么,他竟敢拿剑指着他,他墨云轩活到今天还没敢有人这样面对面的拿剑指着他,当时,他心里的怒火绵延,若不是她拦住,皇甫昊今天根本走不出燕王府,她不顾他的尊严从他的手中将那个男人给救走了,那个时候,呵!她到反应快的很,一心一意都在那个男人身上,完全忽视了他的存在。〖〗

    心底冷笑,既然她的反应那么快,现在不给她点颜色她怎么知道长记性

    夏子漓瞪大的惶恐眸子突然就看到他唇边的一抹嗜血的笑意,那样森冷,她没由来的心上腾起一股阴霾,铺天盖地的过来,她直觉就想逃,可是,她从来在他手中就没有逃脱过。

    她不安的看他,身子一点点的后缩,她好紧张,他的眼眸那样的冷,脸上那样的不带一丝额外的表情,夏子漓紧着心那样恐惧的看他,突然间,他放在她下ti的手反手一拉。“唰”的一声,她的下身的裙摆在他的大力中扯下来粗鲁的扔在地上,然后就堆成一叠粉红的纱。

    腿上一片冷意,凉飕飕的,她恐惧的看他一眼,然后就要合拢,但是,头上冷冷的声音就那样缓缓的如同神祗般不容反抗的声音。

    命令却带着一种有力

    “zhang开——”

    夏子漓就听到他的声音瞬间就懵了,她抬头,看着他阴鸷的眼,冷如寒冰,面上寒芒遍布,她身子猛然一颤,不知道该怎么办——

    “本王说什么你没有听见么——”

    他冷冷的声音撂下来,他的眼眸黑色的浓雾氤氲了他整个黑色的瞳孔,夏子漓只看了他一眼这样的眼神,已经害怕的不敢再动弹,但是她还是急着就想逃开,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行动

    他的手忽然移到她的疼痛处,大力的撑开,让她本来就承受不住的小小身体忍不住颤抖,她的身体在他的手中尽情的被蹂躏。〖〗

    “啊——”一道凄哀的声音带着强烈的痛楚,她疼的咬牙,发颤,泪水就止不住的往下落…

    看着她蛾眉纠结,痛苦的模样,宽松的衣纱已经顺着她光洁白皙的肩滑下,露出大片的诱人肌理

    他缓缓的语气

    “让你疼,就是要让你记住,以后不许有这种事情再发生,否则,夏子漓,依照你的长着耳朵不听话的性格,保不定你下次给我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出来——”

    他的大掌用力折磨着她,唇边却说着如此戏谑冷情的话语。

    他每说一个字,就多用一份力道,啊——那么痛,那么痛。他真的下得了手…

    他说她长着耳朵不听话,她什么时候不听话了啊,在皇宫里,她受尽委屈,抱定必死的决心只为他坚守,可是现在,他在她的身边,却一点都不是她渴望的生活

    “混蛋。〖〗混蛋…”她哽咽着,已经被他欺负的说不出话来,心痛的泪滴颗颗晶莹的落下,一滴一滴,她都不知道,他会选择这种方式让她受尽屈辱。

    不过,他给她的屈辱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她的人,她的心现在几乎都是他的,之前,以为他会遇到危险,她心心念念的跑到危险之处回来找他,她是带着她的心满满爱他,在乎他的心回来的,可是呢,现在,他却一点都不珍惜她,恣意的折腾她,没有一点怜惜,让她心身都大受欺辱。

    他,根本一点都不在乎她——

    “乖——别哭”突然,见她不说话了,只是满脸受伤的表情细细的哭泣,一滴泪落在他的掌心,他突然间心情又莫名的软了,软到心疼,不管怎么说,她都是他的妻啊,他这辈子唯一的妻子,她是他的一切,他怎么舍得这么折腾她,只是刚才,她实在把他气的太厉害了,他只是想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而已,从头至尾,他不会真心的想要伤害她哪怕一点。

    “我恨你。恨你…”她不反抗,却哭的伤心,哭的心内郁结,哭的撕心裂肺。

    她没有想到她这么爱的男人却会如此的对她,这么狠心,这么冷酷——

    “恨我也没办法——”他放开她的身子,缓缓的好听的声音带着韵律,面无表情的模样俯下身,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的小脸,手指爱怜的抹去她的泪水,其实,当她说恨他的时候他的心情莫名其妙大好,可能她的那种不满的情绪全部给他发泄出来了,看着她满脸委屈心酸的模样,他觉得很好笑。

    他是真心把她欺负的难受了么——

    “乖——张开——不怕”他突然俯下身,大手依然放在她的疼痛处,他刚刚按在她入口的红肿处,她疼的非常,所以才不停的哭闹。

    夏子漓依然惶然的目光看向他,泪水还在眼眶中转圈,眼眸里除了害怕还有惊诧,为什么呢,他怎么现在又突然让她乖,他不是要狠狠的折磨她么——

    “乖,别动——”他说着,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从书案的一个小盒子里拿出一个小小的贝壳,那贝壳是合上的,。模样很漂亮,蓝色和粉红色交错,发出五颜六色的光,小巧精致。

    夏子漓看着墨云轩很正经把东西取出来,他的手指修长干净,拿着东西的表情非常的慎重。

    夏子漓看着他将贝壳轻轻打开,用手指轻轻的放上去,挑出一点东西,白色的膏状的东西。

    夏子漓看着他沾了这东西手指就朝着她身体移过来,她正大的惶然眼眸里面的恐惧一点都没减少,然后见他的手指伸出来,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她不知道会不会又让她痛的钻心,她的身体就随着他手指的递进而朝他怀里一点一点后缩。

    墨云轩冷冷的看她一眼,对她的动作一股怒意腾起,他真想又将她狠狠的捆在这里好好的折腾一次做数

    但是,他今天没有精力跟她在这里耗费力气

    看着她躲闪的动作,他英气的眉头一皱,然后将她的身子扳过来,将白色的膏状的物体涂抹在她的红肿处。

    没有夏子漓预感的疼痛,一股清凉立即从里散发出来,冰冰凉凉的很舒服,而且一点其他消肿的药物不适的刺痛感都没有——

    她的心陡然的落了下来——

    接着,上了药,他合上了贝壳的盖子,面无表情,将小贝壳放在她的手心,冷冰冰的声音

    “自己拿去保管着,丢了就也没有第二盒了”

    只要他说没有第二盒,那么夏子漓知道这个东西一定很珍贵了,她知道,这一定是哪种珍贵的药膏。

    见她还在发愣,墨云轩已经收了多余的表情,一副冷脸,将她放开,一本正经的表情,然后那种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霸显

    “滚出去,我要开始忙了——”

    一句话未了,墨云轩已经用随时准备在书案上的湿帕擦了手,将手擦干净以后,修长的骨节分明的手指开始摸书案上的文件。

    虽然他用了‘滚’字,可是夏子漓听不出来一丝的淡漠和愤怒,反而,有一种宠溺,一种淡淡的溺爱。

    这种语气,除了对夏子漓,其他人是不可能听的到——

    “哦——”夏子漓才明白现在他的真的打算不跟她计较了,她急忙捡起地上的裙摆,自己给自己胡乱的套上,然后飞快的逃离。

    墨云轩就还真的开始认真批他的折子,对于她逃离时那副飞快的狼狈的神情,他头都没有抬,看都没有多看她。

    <font style="font-size:18px; font-weight:bold; color:#FF0000">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