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7章 歌伎堪比卫子夫

作品:《妙手偷香

    墨采儿微微一愕,赌场哪有这样问人的?而且赌场的服务人员,看向他们的时候,表情都有些古怪,她瞅了一眼古窈,便淡淡开口:

    “大赌!”

    “三位请跟我来!”

    侍者带着他们,坐电梯上了顶楼,进入一个装修奢华的大房间,里面的赌具是轮盘。(M.k6uk.Com看啦又看手机版)侍者向庄家点了点头,就退了出去,庄家是一个巨胸美女,古窈看了看自己的胸,又看了看庄家,忍不住调侃姜卓方。

    “大哥哥,你今天肯定要输。”

    “为什么?”

    见古窈看着美女庄家的胸,却笑而不答,墨采儿随即醒悟,她知道哥哥第一次见千叶纯子,就忍不住喷了鼻血,也不禁有些担心。

    “哥哥,你能行吗?”

    姜卓方不禁脸红,这都什么话?本少就给人这样的印象,不是见到大胸就喷好不好?一定要大而美懂不懂?这个荷官是漂亮,也很大,可没多少美感啊,至少与热血无关!

    “没事儿,美女看多了,就会免疫!”

    话虽然这样说,姜卓方还是觉得有些憋屈,不就喷过鼻血吗?怎么就成污点了,古窈笑了笑,不怀好意地看了墨采儿一眼,才挽住他的手。

    “大哥哥,你女朋友的小,看她你就会赢!”

    墨采儿只差跳起来,我的小?再敢胡说我就杀了你!怎么随便钻出个人,就处处针对我,难道是谁派来的?一想到有这种可能,她立即就平静下来。

    “我哥喜欢我这样儿,你再大也没用,只有我这样的尺寸,才能把东方女人的美演绎到极致,你懂不懂?”

    “是吗?从见到我到现在,大哥哥偷偷看了我三眼,你呢?一次没有,三比零懂不懂?”

    一听这话,不仅墨采儿生气,姜卓方也很不爽,别说不能贬低墨采儿,这样诬陷自己,也太不像话了。

    “古窈,别说还穿着衣服,就算脱了,我也不一定看!”

    说着搂住墨采儿的腰,一起在赌桌前坐下来,古窈哼了一声,也紧紧挨着他坐下,不过立即就平静下来,然后往他耳朵里哈了口气。

    “你真不看?”

    “不看!”

    “行,我们先不忙赌,找个房间试试再说!”古窈看了墨采儿一眼,“要不我们脱光了赌,反正就他一个男的,让他看看,也没什么关系,美女,你说呢?”

    “这是vip厅,怎么赌客人说了算!”

    荷官微笑着看向姜卓方,瞧这架势,只要他一点头,立即就会动手。www.luanhen.com她自然希望客人同意,这样小费就会很多,哪怕是更多的要求,她也会满足。

    墨采儿斜眼看着,见古窈虽然冠冕堂皇,可笑容里面,却隐藏着忐忑和羞涩,她心里不禁冷笑。

    “古窈,你先!”

    反正就哥哥一个男人,虽然很害羞,可给哥哥看也没关系。不过在这样的地方,心里毕竟非常别扭,而且哥哥也不可能让她这样。只要古窈敢,让哥哥看光,转身直接跑路就是,跟一个陌生女孩儿,她没必要纠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古窈果然变得扭捏,姜卓方自然也看出来了,于是转头,似笑非笑地看她,她将手放在裙带上,磨蹭了半天,始终下不了决心,墨采儿更是得意,可脸上却不动声色。

    “你的胸不会是假的吧?看看有什么关系?”

    “不对啊,你是他女朋友,应该你先!”

    “我哥哥从小看惯的,他最想看你,你还是乖乖的,只要你敢,我马上给你十万。”

    荷官听到这话,心里就很激动,这样就十万,客人得是多有钱?只要对她说这句话,她肯定半分不犹豫。至于这个叫古窈的女孩儿,会不会因为钱脱,她还真不敢说。

    古窈绷不住,她咬了咬牙,突然把裙带往下一拉,这小丫头逼急了,还真的就敢,姜卓方赶忙转开眼睛。

    “你就算敢,我也不好意思看!”

    见他如此表现,古窈更是得意,另一边的裙带一拉,就把绷得紧紧的裙子往下拽,还满脸挑衅地看着墨采儿。

    趁古窈得意分心,墨采儿突然出手,一指点住她的肩贞穴,顺手将她的裙带拉起来,然后冷冷地看着她。

    “你还是见好就收,我哥是什么人?你以为随便一个人,他就会看?见惯仙女的人,会对村姑感兴趣么?”

    “那也不一定,就算吃惯了满汉全席,偶尔尝尝野菜,味道会更好。你一定要小心,西施本是浣纱女,歌伎堪比卫子夫!”

    古窈似乎是铁了心,非要跟墨采儿过不去,见她身上穿着绿宝石丝裙,脚下是羊羔皮编织的高跟凉鞋,并没有多余的东西。她却不一样,除了红宝石耳坠,还戴着一个玉佩,因此又出坏主意。

    “赌博就是寻刺激,我们索性更刺激些,大哥哥觉得这样没意思,我们不如先赌钱,除了输筹码之外,每输一次就去一件衣服,饰品也算,到最后什么没有,就输人好不好?”

    “怎么输人?”

    “大哥哥,我输了让你随便吃,你输了让我随便处置,怎么样?”

    这么脑残?一个是吃,另一个是处置,这么明显的语言陷阱,居然也敢说出来?姜卓方懒得理她,墨采儿虽然冷笑,心里却变得慎重。

    这么赌只有两种可能,如果哥哥赢了,或者是有人在故意讨好他,给他送钱送女人。如果输了,有可能就是死亡陷阱,古窈明显在装傻充愣,墨采儿怎么可能答应?她按了一下铃,拿出一张卡递给进来的侍者。

    “一千万筹码。”

    “给我一百万!”

    古窈也拿出卡,姜卓方越来越看不懂,来之前他已经查过相关档案,和这家赌场有关的人里,并没有古窈。邂逅情节设计很烂,就算破绽百出,她也一点不在乎,而且明显看得出来,她一点儿也不傻!

    “哥哥,我们就赌单双或红黑吧,这样输赢不会太大,我赌红黑,一红到底,你呢哥哥?”

    “你们先赌吧,我赌数字。”

    姜卓方说赌数字,墨采儿还是有些惊讶,这已经不是娱乐了,而是真正的赌博,不过只要能和哥哥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一起,她不在乎输赢。古窈却睁大媚丝眼儿,夸张地大呼小叫。

    “三十五倍赔率,三十七分之一的概率,你真要这样赌?”

    “概率都差不多,还赌什么?要是那样,还不如计算赌博次数,我把概率差价直接补给庄家得了,这样节省时间。”

    墨采儿没什么赌性,这个赌法,倒是非常刺激,而且她也想看看,古窈到底要玩儿什么?如果真有什么坏心思,到头来,也只能是灰头土脸。

    “哥哥,你赌吧,我瞧热闹就是!”

    “一个人赌有什么意思?一起才热闹!”

    “押注有没有上限?”

    “先生,上限是十万,一个筹码是一万。”

    筹码送来,最大的筹码就是十万,大家围在轮盘前,古窈便拿了一万筹码押双,墨采儿押了一万红,姜卓方闭目想了想,取了十万筹码押了十二。

    “要输都输!”

    “哥哥,你怎么押这么多?今天赌运不好!”

    “没什么,输了再换筹码!”

    墨采儿便不再言语,哥哥想玩儿,她自然顺着,只要能和他在一起,她就非常开心。古窈一脸的无所谓,嘴里哼着古琴曲,是一支《凤求凰》。庄家转动轮盘,可事有凑巧,象牙球落入零点,这一局无论押什么,都是庄家赢。

    庄家收了筹码,古窈照旧押双,墨采儿押红,姜卓方还是押十二,象牙球落在红色的二十一,却是墨采儿赢了。

    “还不错,我帮哥哥少输了一万!”

    古窈认准了双,墨采儿坚持押红,姜卓方又盯着十二,三人不像赌钱,倒像是在故意置气,荷官也觉得很有意思。

    “大哥哥,你怎么老盯着十二?你要这么念旧,我可怎么办?今天我要爱上你,晚上还能不能和你滚床单?”

    这么彪悍的话,姜卓方怎么回答?这种奇葩女孩儿,墨采儿却不是第一次见,至少找墨鼎聪的,大都是这样,那些女孩儿的目的性特别强。

    古窈却明显不一样,虽然疯疯颠颠,说话也不知轻重,身上却透出一种贵气,甚至还隐隐有一种上位者的气息,而且骨子里的保守,也在不经意中流露出来,看明白这一点,墨采儿就很想捉弄她。

    “庄家,里面有床吗?”

    “有的小姐!”

    “古窈,不就滚床单吗?从现在开始,你无论押什么,只要赢了,我一次陪你十万,你输了就陪我哥去!”

    古窈愣住,不过转念一想,谁怕谁啊?在这个男人面前,一丝不挂照样安全,进屋嗯嗯啊啊几声,还不醋死你?

    “十万太少,百万怎样?大哥哥,我的第一次,即便是一百万,也特别特别少,对不对?”

    古窈说着,突然起身从后面抱着他,就像牛皮糖一样,紧紧黏在他的身上。墨采儿的脸色变了变,忽然对自己的判断产生动摇,如果古窈本来就想跟哥哥滚床单,岂不是正好成全了她?偏偏这个时候,姜卓方还点了头。

    “百万是不多!”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