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妖界女王

作品:《御界魔尊

    小莹笑面如花,下手却毫不含糊,一脚踢在萧洋的肚子上。()

    他面色苍白,身体迅速躬了下去,少顷抬起头怒视对方,右手悄悄握紧。

    小莹突然紧捂胸口,娇躯不停颤抖起来。

    萧洋嘴角微微上翘道:“是谁给你的勇气反对我!”

    对方痛的弯下腰,口中发出细微的痛哼,立刻被旁边的女妖扶住。

    就在萧洋得意之时,小莹格格娇笑着直起身体。

    “傻瓜,骗你的!”她眼中露出狡黠之色。

    “你不是说这乌针没有破解之法吗?”

    面对萧洋的质问,修业无奈道:“这秘法和修为息息相关,就因为你现在太弱,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萧洋气的语塞,真想将他揪出来暴打一顿。

    “不过能解我魔界秘术之人,必不是等闲之辈!”修业正色道。

    “既然落到你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萧洋平静的望着小莹。

    “公子说笑了,小莹怎会舍得杀你呢!”她用手缓缓抚摸着对方的脸颊。

    忽然,她眼中闪过一丝猩红,手中迸发出粉色的火焰来,萧洋的左脸立刻被灼出一道伤痕。

    “有朝一日,定让你百倍奉还。”萧洋虽然说的很轻,但每个字清晰的传入众人耳中。

    还不等小莹发话,那黑甲怪人眉头紧皱,手中放出一道青色电光,萧洋立时抖如筛糠。

    “谢谢你,由罗将军,还是把他交给女王处置吧。”小莹柔声道。

    由罗表情一滞点了点头,提着萧洋向妖宫走去。

    昏晕中,一阵阵水流的冲击声传入耳中,萧洋缓缓睁开双眼,自己仍被对方向前拖着。

    他无法挣脱对方的控制,索性左右环顾。这里居然是个极深的山谷,但见两边都是百丈高的峭壁,上面遍生奇花异草,中间夹杂这许多彩色的晶石。www.kmwx.net数道巨大的瀑布从崖顶倾泻而下,阳光穿透汩汩水汽,现出一道极长的彩虹。

    妖界虽然景色宜人,远胜于人间,但萧洋丝毫没有赏景之心,他在找寻逃脱路线。

    无奈看了半天,这地方只有刚才一处隘口,除此之外都在妖界范围中,他只能先保住性命再伺机逃脱。

    由罗猛然停住脚步,萧洋向前看时吃了一惊。

    眼前有一座巨大的赤色塔楼拔地而起,塔尖几乎与崖顶平行,上面有一道细线般的木桥相连。

    这时,水流的声音愈发大了起来,竟如猛兽怒吼一般,绝非瀑布能够发出。

    他向下望去顿时眼晕,只见滚滚河水卷起狂涛骇浪,不停的翻滚起来,四周再没有路通往塔楼。

    “这小子不会是想把咱们扔进去吧!”修业担心道。

    现实印证了他的想法,由罗将其高高提起,眼见就要作势扔下。

    萧洋和修业同时捏了一把汗。

    谁知,对方左手放出赤光,正巧打在百丈外妖塔下的栏杆上,一条极窄的透明石桥从其脚下缓缓探出,直到与塔楼一侧相接。

    由罗在过桥之际着实吓坏了萧洋,由于石桥太窄,他大半个身子都悬在外面,对方稍一松手就会葬身波涛。

    好在对方有惊无险的到了对岸,他将萧洋重重摔在地上,抬头望向塔座上的一块晶石。

    须臾,那晶石投下一道彩光,将两人笼罩其内,萧洋眼前一花,不知怎的竟已进入塔内。

    “传送法阵!哼,这雕虫小计,我魔界可比它们多得是!”修业傲然道。

    塔内无论地面、墙体还是天花板,皆由峭壁上的彩色晶石打造,显得华丽而明亮,竟无丝毫阴森之感。

    他走到一处高墙旁停了下来,两个头戴斗篷的妖侍躬身行礼,随即双手放出彩光,一道光幕缓缓向上卷起。

    内部别有洞天,竟是一处大殿,比之天龙殿还要大上几分。中间一条粉红色的地毯,直铺到数十丈开外的玉阶下,上面洒满了各色花瓣,香气浓烈直冲顶门。

    萧洋突觉此香甚是熟悉,忽然想到那日拜访火狐殿之时,就是这种异香,他心下疑惑起来。

    “快看,这就是将军带回的魔祟,竟长成这种丑样子!”一个驴脸人身的妖臣嫌弃道。

    “他们的审美看来有些问题!”修业嘿然道。

    萧洋冷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周围百十名妖臣、妖将大多长相怪异,只有阶前站立的十几个还算有些人样。

    “女王陛下驾到,各归各位!”一个身着朝服的狮妖高声喊道。

    众妖不再多言,按照自己的位置纷纷站好。由罗手上泛出青光,萧洋的手腕、脚踝出现两道妖锁,随后被扔到石阶下。

    做完这一切,由罗站在左侧第一位。与之相对的,是一名身着亮银札甲的妖将,生的满头银发,俊俏的脸上挂着微笑。

    两名俏丽女妖身着彩衣,手中拿着一卷粉红纱帘,轻轻垂了下去。一个曼妙的身影慢慢走了出来,轻盈的登上御座。

    “这就是小莹所说的魔祟,汝唤作什么名字?”女王的声音悦耳动听。

    见对方无动于衷,由罗眉头紧皱,手中再度泛起青色电光。

    还未等他出手,萧洋凭空悬了起来,一阵妖风如利刃般刮过他的身体,破口处渗出殷红的鲜血。

    右首银甲妖将抢先于他对萧洋发难。

    “晨风,此魔祟是我擒获的,你凭什么出手!”由罗冷声质问道。

    “他对陛下不敬,我作为掌殿将领有权责罚。”晨风轻笑道,丝毫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

    “你!”由罗浑身青光大盛,眼见就要爆发出来,那晨风虽然笑着,周身丝毫不慢的放出银光。两人剑拔弩张,眼看就要动起手来。

    突然,那粉红纱帘微微抖动,在由罗与晨风中间,现出一个暗红色的光球,转瞬间炸裂开来,将两人击退数步。

    “你二人乃我妖界左右先锋,岂可内斗!如若再犯必打入妖界大牢。”女王斥责道。

    萧洋暗暗运起魔功疗伤,坐起身冷眼看着对方的动向。

    想到两人为了在女王面前邀功,竟拿他当起了争斗的工具,着实令他十分恼怒。

    “好汉不吃眼前亏,只要留着性命就有报仇的机会!”修业暗暗劝道。

    萧洋点了点头,缓缓松开紧咬的钢牙。他在修业的教导下,渐渐改掉了冲动的毛病。

    “陛下,这个魔祟该如何处置?”由罗单膝下跪道。

    “本王听说他与小莹有些过节,那就交给她吧!”女王轻笑道。

    “臣领旨!”

    他没有多言,抓起萧洋转身离去。路过晨风时,目光如利刃般刮过对方。

    走出殿门,那由罗在妖宫右侧岸边踏了三脚,一道黑晶石桥缓缓探出,正好接在对面的峭壁上。

    “我自己会走,不想被你像拎鸡似的到处游逛!”萧洋沉声道。

    他心里再也忍耐不住,士可杀不可辱,这种做法过分至极。

    由罗侧目斜睨,萧洋抬头无所畏惧地迎着他的目光。

    少顷,他回过头,将萧洋重重扔在地上,两人间已多了一条青色光锁。

    “这小子实力高强,心机却不深”修业分析道。

    萧洋终于可以脚踏实地的向前行走。

    “多谢!”他轻声道谢,对方没有回应。

    “不要玩花样,否则我会让你很难过。”由罗头也没回的警告道。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身望着萧洋。

    “我那宣花宝刀被你的剑崩坏了。作为补偿,那剑从今起为我所用。”

    萧洋一阵语塞,人都被你抓了,更何况是一把剑。他能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

    不久,他们站在一处岩壁下,彩光从天而降,两人的身影也随之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