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6章 男人的妒忌比女人更加可怕

作品:《一胎二宝:总裁宠妻太甜蜜

    时御寒的情绪没有丝毫变化,神情也是淡然自若的可以。www.6zzw.com若不是他嘴角轻轻扬起的弧度,或许都会让人误以为他只是开了一个玩笑,或者是在说今天的天气很好而已。

    然而事实却是:这不是玩笑,这是真的。

    慕青山怔怔的望着时御寒好久,声音满是不可思议的追问:“我姐怀孕了?姐夫,你认真的?”

    时御寒颔首:“是。”

    “我又要当舅舅了?”

    慕青山的反应真的有些大,连慕南山都被他惊到了,没好气的嘀咕:“青山,你都多大的人了,能不能稳重一点?”

    “爸,这是喜事,我稳重什么啊。”边说慕青山边抬起手搓了搓自己的耳朵:“我得好好准备一下,给我小外甥一份特别的礼物。”

    慕南山抽了抽嘴角,尽管满脸喜悦掩都掩饰不住,还是怒呵慕青山:“你这臭小子,老实一点不要惹事,心意到了就行了,孩子会理解你的难处。”

    “爸,你说这话就不对了,我给我小外甥准备礼物怎么了,我难道就没有能力准备吗?你这是看不起我。”

    慕南山冷笑,满目凌厉:“你做得哪件事让我看得起啊?你姐姐都几个孩子了,你连女朋友都没谈过,你是要气死我吗?”

    “你们明明就相差了几分钟,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臭小子,你……”

    时御寒站在一旁,看着慕南山和慕青山父子二人的互动,竟然心生羡煞的很。

    或许,这才是父子之间该有的相处模式。

    普通人家父子,就是如此。

    可惜……他,时御寒,一个被众人羡慕,被奉为神抵的天之骄子,竟然从未体会过。swisen.com

    怪时景荣吗?

    时御寒曾经是很怪的,后来,就渐渐看开了。

    是啊,怪又能怎么样呢?

    怪他,恨他,怨他,也改变不了什么。

    特别是时御寒有了慕倾城以后,愈发能体会跟自己不爱的人过一生,生孩子,会是什么体验。

    时景荣不爱于俏女士,没错。

    时景荣错就错在明明不爱,还要勉为其难的娶了于俏女士,让她一生不幸,也让他这个没有爱情而结合,生下的孩子极其不幸。

    身侧的手,没来由的攥紧,以至于慕南山和慕青山什么时候聊完了,正一眨不眨眼的盯着他看,他都不自知。

    慕南山和慕青山见状,面面相觑了一阵,才由慕青山开口唤了时御寒:“姐夫,你想什么呢?”

    被唤回神,时御寒目光缓慢聚焦,然后“嗯”了一声:“他们洗手怎么还没回来。”

    时御寒话音刚落,慕倾城带着两只包子从餐厅门口进来。

    慕青山见了,嘿嘿一笑,颇为暧昧的眼神毫不掩饰:“喏,我姐他们回来了。”

    慕倾城听得慕青山的话,面露惊讶:“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就是姐夫想你了,你刚好回来而已。”

    慕倾城愣了下,狐疑望向时御寒:“嗯?是吗?”

    时御寒但笑不语。

    他什么都没说,慕倾城却突然面颊绯红:“都吃饭吧,再不吃就凉了。”

    一顿饭,其乐融融。

    饭后,慕倾城带着两只包子推了慕南山去院子里晒太阳。

    慕南山慵懒的望着天空,言辞颇为温柔:“倾城啊,我听御寒说你怀孕了。”

    慕倾城愣了好久,才点头:“是,差不多一个月了。”

    慕南山笑意深不见底,又说:“好好养身体。”

    “爸爸,我会的。”

    “好,好,好……”

    气氛,一度沉寂。

    小包子没说话,但心里也在想:要有弟弟妹妹了吗?

    软包子不似小包子那么能忍,她咕噜咕噜的转动着眼珠子,看了看慕倾城又看了看慕南山,小声问:“外公,妈妈,你们刚刚是在说我和时谦要有弟弟妹妹了吗?”

    两个人愣了好一阵,纷纷笑开:“是。”

    “哇,太好了,有了弟弟妹妹,我就再也不是最小的那个了。”边说,软包子拽着慕倾城的胳膊轻晃:“妈妈,弟弟妹妹什么时候才能出生和我玩啊?”

    小包子看着软包子的动作,不悦的蹙了蹙眉心,冷声提醒:“时晚,你轻点。”

    “为什么?”

    小包子白了一眼软包子,有些讽刺的应:“她怀孕了。”

    软包子只是反应不如小包子快,并不傻。她若有所思了片刻,立刻松开慕倾城的胳膊,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妈妈,对不起。”

    “没关系,你的动作那么轻那么温柔,不碍事的。”

    软包子轻轻摇头:“我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做伤害弟弟妹妹的事情。”

    “妈妈,你放心,我以后会保护你和弟弟妹妹,不让任何人伤害你们。”

    小小的孩子,心思真的很单纯。

    明明知道软包子根本做不到,慕倾城却心里格外的暖,像是被阳光塞满了那般。

    她伸手摸了摸软包子的头发,眼神满是温柔和爱,那是一个母亲对孩子发自真心的慈爱。

    她说:“晚晚放心,我和弟弟妹妹都会平安健康的。”

    软包子点头如捣蒜:“嗯嗯。”

    看着母女二人的互动,慕南山心里格外的安心。

    就算现在慕倾城不知道软包子是她自己的女儿,也没关系,早晚有一天真相会浮出水面。

    那一刻,会是慕倾城人生中难得的幸福时刻。

    院子里,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偏偏客厅内,气氛有些诡异。

    慕青山看着时御寒,眼神竟然隐隐透露着威胁的味道:“姐夫,你老实告诉我,你和我姐到底……”

    慕青山要问什么,时御寒知道。

    可现在不是时候,有些事情慕青山知道的太多,对他没有半分好处。

    本来起初他真的以为一切都是陆夫人的主意,但就在几个小时前,蓝一派出去调查的人传回来消息,陆夫人的后面还有其他人。

    那人是谁,尚未可知。

    目的如何,也不知道。

    一切,小心为妙。

    思绪到此,时御寒凛声打断了慕青山的话,一字一顿:“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

    慕青山:“啊?”

    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问?

    他们是大人,他成了小孩子?

    他不就比慕倾城晚出生几分钟嘛,至于?

    抽了抽嘴角,慕青山小声的,格外坚定的提醒时御寒:“姐夫,我不是小孩子,我跟我姐是孪生姐弟,就差几分钟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