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官民不同
    听到为首八人处斩,余下数百人全数流放辽东这句话的时候,老咸鱼只觉得一股寒意席卷全身,第一反应便是下车夺路而逃,然后杀进行宫把冼云河救出来,不行就亡命天涯。7k7k001.com(看啦又看♀手机版)虽然他并不是这样冲动的性子,奈何他就那么一个姐姐,也就那么一个外甥。

    然而,最终他还是硬生生忍住了。事先他什么准备都没做,什么人都没有联系,更何况行宫如今有那个杜衡带着兵马镇守,不是龙潭虎穴胜似龙潭虎穴,就连冼云河当初纠集了那么多人,也是靠出其不意挟持大皇子方才攻占了行宫,更何况是他此刻孑然一人?

    虽说面前一老一少身份非凡,如果他能挟持,兴许也能有一线曙光,但老咸鱼在生出念头的一瞬间,就打消了这种不切实际的念头。于是,在沉默挣扎了良久之后,他就离座长跪于地道:“葛太师,小人知道这是奢望,可真的就没有让他们活命的机会吗?”

    “哪怕充军流放,只要能活命就好……”

    张寿还是第一次见或嬉皮笑脸,或慷慨激昂的戏精老咸鱼露出这样的表情。本来还习惯性地认为老家伙是在演戏,毕竟,除却去行宫探望的那一次,其他时候他并没有见到人流露出对冼云河的过分关切,可想到从前偶尔从对方言语流露出来的感情,他就瞥了葛雍一眼。

    这一瞥,他就看见葛雍虽默然不语,眼睛却在看他。想到这位老师那有些老小孩似的性格,他心中一动,觉得自己好像猜到了应该怎么做。嗯,这时候装傻最好……

    当下,他就轻声说道:“老师,真的无可设法吗?”

    “还以为你聪明,结果这时候却犯傻了。”葛雍恼火地哼了一声,这才加重了语气说,“所以我刚刚是怎么说的?这是初议,又不是朝廷明旨,急什么?余地虽说是不怎么大,但要是只为了杀人,随便来个人就行了,我干嘛奔波几百上千里地,急匆匆地跑到沧州来?”

    见原本跪在地上的老咸鱼一下子抬起头来,脸上露出了期冀的表情,葛雍就语重心长地说:“不过,其他人也许还能死罪可免,活罪难饶,但我也不诳你,你那外甥是首恶主犯,要想活命几乎不可能。他不死,有的是人替大皇子叫屈。”

    说到这里,葛雍忍不住真心实意地叹了一口气:“王子犯法与民同罪,这句太祖皇帝最喜欢的话,他在打天下的时候倒是如此施行的,杀的还是多年亲信,但真正得天下之后,却也一样没能做到,那时候一个心腹爱将纵马长街以至于踩踏死了百姓,也没能杀人偿命。”

    “所以,如今皇上如此对大皇子,别人不会说他爱民如子,铁面无私,反而会说他为父不慈,冷酷无情……皇上都尚且要被人指斥,所以你想想看,冼云河凭什么免死?”

    直到下车,老咸鱼依旧因为葛雍这丝丝入扣的话而心乱如麻。人是元老帝师,剖析得又入情入理皇帝把长子丢进宗正寺,一顿杀威棒后,又把人禁锢了,在朝臣看来自然已经是给出了最大的交待,如此一来,乱民是不是也要给出交待?

    而且,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朱廷芳之前对那几家大户的处置如此从重,是不是也是在为最终从重处置“乱民”做铺垫?冼云河那个愚不可及的小子,为什么在做那种事情之前就不知道和他好好商量商量!

    进了行宫,葛雍并没有先去见冼云河,而是在杜衡闻讯匆匆迎出来之后,言简意赅地说:“先带我去见长芦县令许澄,皇上有话要我代为问他。”

    杜衡有些羡慕地瞥了一眼在葛雍旁边搀扶这位老太师的张寿,心想若是自己有这样的老师,仕途哪会像如今这样一波三折。他本能地略过了跟在背后的老咸鱼,恭恭敬敬应了下来。

    等到了一座偏院门口,他就指着正中央那三间正房道:“许澄关押在此,两边厢房是县丞、典史还有六房司吏典吏之类的小吏总共十一人。”

    葛雍微微一点头,却也不说话,直到杜衡身边亲兵去门前开锁,推开大门,他借着夕阳那光线往里头望去,好一会儿才分辨出了屋子中央地上坐着一个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男子。

    多日不见阳光,许澄抬手用袖子遮住了光线,好不容易习惯了之后,他终于看清了几个来人。

    他不认识张寿,也不认识杜衡,但葛雍他却是见过的,哪怕只是中进士的时候瞧见过这一位在恩荣宴上被主考官特意请来,谈笑风生、挥洒自如的风范,可基于对方那显赫的地位,他却绝对不会忘记那一幕。只可惜,他考中进士的时候太晚了,不可能有这样的恩师。

    即便如此,他仍是连滚带爬地到门边上,大声申辩道:“葛太师……葛太师!下官冤枉啊,冤枉啊!”

    “闭嘴!身为县令却治理得沧州这般模样,简直是枉为牧守!”

    别看葛太师走起路来大袖飘飘,仙风道骨,然而,在官场浸淫了大半辈子的他,却是什么人都见过,此时一语喝止之后,他就在张寿的搀扶下缓缓走上前去,等站定之后就淡淡地说:“勾结豪族,贪得无厌,甚至听凭人纵火焚毁治下百姓屋舍,你还敢说冤枉?”

    “下官……下官只是一时糊涂,畏惧大皇子威势,所以事事都听他的……”

    “还要委过于人,还要百般狡辩!许澄,你从小到大读的圣贤书,都被你丢到哪里去了?皇上问你,五年县令当到这个份上,要是把你槛车押回京去,你觉得多少百姓拍手称快,多少百姓会放爆竹,又有多少百姓会兴高采烈砸你一身臭鸡蛋和烂菜皮?”

    葛雍一声暴喝,见许澄下意识地伏跪于地,随即痛哭流涕,继续在那哼哼只是被人蒙蔽之类的话,他就意兴阑珊地叹了一口气,随即冷冷说道:“激变良民,因而聚众反叛,失陷城池者,斩。行宫与城池无异,而且你还失陷了大皇子,更是罪无可恕。”

    “回头便有槛车解送你和其他沧州官吏上京,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刚刚直起腰的许澄完全没想到葛雍并不是亲自来发落自己的,自己真的要槛车上京走一遭,登时面色煞白,摇摇欲坠。

    而让他更意想不到的是,葛雍在离开时,淡淡提及了大皇子进京后的下场。得知大皇子那样的天潢贵胄尚且都逃不过天子的雷霆震怒,他只觉得整个人如坠冰窖。

    虽说本朝对文官并不像唐时那样动不动就宫廷杖责,暴虐残忍,但太祖的时候,却还是曾经重杖处死过官员的。而且,大皇子都在宗正寺挨了杖责一百,万一皇帝雷霆大怒……

    再者,正像葛雍说得那样,要真的坐槛车出城,那些素来对他咬牙切齿的沧州百姓,只怕真的会放爆竹庆贺,而且也真有人会敢砸他一身的烂菜皮和臭鸡蛋……怎么办?

    对了,沧州那些武人的孝敬他收得不少,给他们也大开了方便之门,他能不能指望这些人来救他?至不济,也维持一下秩序,给他稍存体面……不,不可能的!这些家伙趋利避害,只怕恨他往日讨要巨额孝敬都来不及,怎会救他!再说,谁敢替他传递消息!

    当走出院子时,张寿回头瞥见老咸鱼心事重重,面色苍白,而一旁的杜衡则是欲言又止,他索性就代他们问出了心中疑问:“老师刚刚痛骂许澄,大快人心,可我觉得他那样性子的人,恐怕不会知耻悔改,反而在惊惶之下还会做出什么蠢事。”

    “他能做什么?潜逃?他能从这行宫里跑掉,杜将军不妨把名字倒过来写。攀咬?眼下没人审他,也没人听他的,他喊破嗓子也没用。至于寻死……那倒省事了,京城三法司没有一个人愿意审他的案子,倒是直接夺了他的官职和出身。”

    见杜衡面露焦急,分明是想到了人在自己这儿羁押期间有个三长两短,这责任如何划分,刚刚故意挑起这个话题的张寿就若有所思地问道:“老师这是想要逼他自裁?”

    “槛车送他上京,那还得要人押送,一路上吃喝拉撒开销巨大,还要扰民,又要挤占驿馆里的房间,朝中那些人不在乎这笔开销,但皇上在乎,不想为一个该死的人花这笔钱。”

    葛雍顿了一顿,这才轻描淡写地说:“所以,他要是今天不肯自己死,明天就拉去长芦县衙,让朱大郎审了之后,直接把这个害民的牧守斩首示众就行了。我这次来,朝廷特意给了朱大郎沧州刑狱处断权。三个月内,沧州刑狱朱大郎一言可决,先斩后奏。”

    张寿还以为是朝廷已经定下了长芦县令许澄的死期,人要是不自杀,明天就一道明旨拉去刑场开刀问斩虽然这确实很戏剧,但无疑很符合大多数百姓的期待。

    然而,他完全没想到,朝廷的决定竟然是甩锅给朱廷芳!和这样的行径比起来,从不甩锅王大头,那真是直率到了极点的人物。

    不但是他,就连从进了行宫之后就一直没开过口的老咸鱼也忍不住说道:“全都交给朱将军?那岂不是说,得罪人的事情,全都让朱将军一个人干了?”

    “谁让某人当初受人举荐,来这个是非之地?”

    葛雍似笑非笑讽刺了张寿一句,见他尴尬地摸着鼻子,满脸心虚,他就深深叹了一口气。

    “许澄是永辰元年开始,第一个因激变良民失陷城池被问罪的牧守,不少文官都不愿意开此先例,否则将来他们的弟子,他们的子侄,兴许都要因为官逼民反而遭殃,所以都不愿意自己背这个锅。既如此,勋贵不把责任担起来,还靠那些天天嚷嚷刑不上大夫的家伙?”

    杜衡登时想到了自己被陷害却查不到元凶,孔大学士险些丢命却也只能忍气吞声这旧事,再想到朝中某些风气,顿时恨得牙痒痒的。

    想到接下来众人要去见冼云河等人,他和这群乱民没冤仇,而且因为人把锐骑营那一个百人队整得颜面扫地,他本人反而因此建立了几分威信,因此就没兴趣再跟着葛雍了。

    有这时间,他还不如去预防许澄自杀!虽然对不住朱廷芳……但他不想负那个责任!朱廷芳好歹是赵国公长子,他却只是个好容易才调到锐骑营戴罪立功的小角色!

    杜衡借口有事匆匆告退离去,老咸鱼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小声说道:“葛太师刚刚那么一说,杜将军岂不是会派人去看着许澄,严防他自尽?”

    “我就是故意说给杜衡听的。”葛雍嘿然一笑,至于缘由,他却不想解释。只是,看到张寿那若有所悟的样子,他却又觉得有些心痒,很想问张寿到底怎么想的。

    这种挠心的感受,一直持续到他见到冼云河。和他想象中的昂藏大汉不同,对方显得憔悴而又枯瘦,等看到老咸鱼那极力掩饰的心疼表情,他再想想某些内情,心里也就大致有了点数目,当下就对老咸鱼开口说道:“把人带到院子里吧,那柴房太小,不好问话。”

    随行的两个锐骑营亲兵见张寿淡淡扫过来一眼,想起数日前张寿来探望时,便是令人踹开了柴房的门进去探问,事后还吩咐过给冼云河换药包扎,换个地方,他们却只做了一半。

    杜衡一直没管这件事,这都是他们这些下头人自作主张,真要追究下去,那还真是脱不开挟私报复四个字。可他们凭什么善待这样一个首恶主谋?给人换药包扎就算是很客气了!

    老咸鱼匆匆进了柴房把冼云河扶了出来,也来不及细想对方处境,趁机低声在其耳边解说了葛雍的身份,顺带又告知了大皇子的下场,以及朝中对于所谓乱民应该如何处置的意向。

    见人听到斩首两个字时,也并无多少动容,他就恨铁不成钢地骂道:“你娘就你一个儿子,你又死活不肯成家,连个儿女都没有,你也不想想,回头让谁给你娘扫墓上香?”

    “舅舅你不是自己也没成家吗?你找个好女人成婚,若是有儿女,过继一个给我爹娘,也就行了。”一句话噎得老咸鱼哑口无言,冼云河眯缝眼睛熟悉外头的光线,见葛雍正目光炯炯看着他,他便挣脱了老咸鱼,踉跄几步上前,随即屈膝跪了下来。

    “要杀要剐,听凭圣命。只求葛太师能够体恤众人困苦,他们都是被我拉下水的!”
为您推荐